[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2

我在写什么……(

 

02

 

「米学长是去看招生?」

尽管是个纯正的卡修,但米夏青并没有疏于体质练习,速度并不慢。身后赶上自己的人气息熟悉得很,米夏青没有转头,只是放慢了步子。

「是啊,今年没碰到什么有趣的事了。」

解燕白走在他身边,米夏青这才转头看了看,许是中达书府的伙食要比解燕白曾在的普居区好上许多的缘故,解燕白在考入书府后,身高居然还长了一两公分。十九岁的年轻人,已经同二十三岁的自己一般高了。

「去年有什么吗?」解燕白回忆着上一年自己经历过的那届招生,考官的严苛度让他记忆深刻。

「去年有个新生问我怎么打零工。」

解燕白一下子感觉自己被噎住了,他瞟了一眼身边的学长,见到米夏青一脸正经的表情,反而弄不清他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觉得自己那种蠢爆了的行为有趣。

 

「燕白,你现在是几级卡修?」

米夏青一提及这个问题,身旁的学弟一下子就苦了脸。

「四个月前到了三级……」

米夏青愣了一下,他记得解燕白在入学的时候还只是二级卡修,并且是普居区出身的二级卡修,论实力在新生中都属于差的。在除了课业还要去厨房帮工的情况下,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就有了突破,并不容易。

这家伙在愁什么?

「进步不小嘛。你已经是三级卡修了,也是该拜一位导师的时候了,做好选择了吗?」

米夏青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期待得到什么回复。在中达书府,能否拜师看的并不是卡修的级别或是入学的时间,而更多的还是要凭缘分。

或者说,导师的眼缘。

就解燕白对中达书府粗浅的了解,能够指导学生修习传承的导师,多数都愿意收出身家境好一些,来自各个家族的学生。像自己这样要出身没出身要钱没钱的,在中达书府都是少数,想要拜师难度可是不低。

「还没有,米学长,燕白还是觉得应该再历练些。」他实在是不想在米夏青面前说出自己的窘境,哪有不愿意修习高级传承的卡修啊,只是他的现状不允许。

米夏青倒也不惊讶这个回答,路旁的柳树这几天已经抽芽长叶,随着微风轻轻摇动着枝条。他随手折下一枝,拿在手中不知道折着什么。

 

解燕白并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进入中达书府一年来,他普居区的出身在新生中多次被歧视。同学们倒也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过是有意地疏远他,但这也足够让解燕白意识到自己不是个受欢迎的人了。

在校园里能和他搭讪的人不多,米夏青便是其中之一。作为府主的嫡传弟子,解燕白这种一年新生本是不容易常见到他的,但托了他的兼职是在食堂打零工,米夏青有时去食堂还能说上几句话,一来二去就也熟了起来。

不过这熟也只是表面上的,这一点解燕白清楚得很。在中达书府遭了一年冷遇的他,还没有狂妄到以为这位米学长有多把他当回事。

见到米夏青已经不说话,解燕白思忖着自己是不是打搅到对方的行程了。米夏青的时间要比自己的宝贵得多,想到这里,他决定开口。

「米学长,我……」

「等一下。」手中折着柳条不知在想什么的米夏青像是忽然被他这句惊醒了,解燕白才出口的话被他打断,也是吓了一跳,立刻闭上了嘴。

「哎,燕白,你以后叫我师兄吧。」

冒出的是这么一句话。解燕白愣了一下,刚要像往常一样答应米夏青的问话,却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

在中达书府,入学时间晚的学生在喊比自己资历长的前辈时一般都是在姓氏后面加上「学长」,只有同拜了一位导师的才会互称师兄弟。米夏青虽然年纪不算很大,但他出身高贵,是从七岁时起就拜在府主门下的,资历远长于书府中的大部分学生,因而走在校园中,尽是喊他「米学长」的学生。

解燕白可不觉得这句话代表着府主要收自己为弟子。且不说府主已经有十余年未曾收徒了,单是自己这普居区的出身,就不可能拜入府主门下。府主三大弟子,谯原、劳昊和米夏青,哪一个不是华区有传统的家族出身?

「米学长,我是没有可能跟您同门的。」解燕白诚恳地提醒了这位学长一句。他想来想去,觉得唯一的可能就是米夏青方才一直走神,随口说出了一句没有经过思考的话。

「哦,府主已经不会收徒了。」米夏青脱口而出那句话后,也是愣了一下,但他立刻就找到了正当理由,「所以我也不会有师弟了,一辈子没人叫我师兄,有点失落。」

「啊?」来自普居区的年轻人呆住了。

「所以要不你就喊我师兄吧?」

 

称呼是改了,但解燕白也没有觉得和米师兄的关系拉近多少。日常的生活不会因为一个称呼而产生什么变化,他继续着在课余时间去食堂做零工,日子倒也过得去。

至于拜师学一张高级卡传承这事,在米夏青跟他提起过后,解燕白一直记在心里,却迟迟找不到机会。

开学已经过去一月有余,新的学年早就走入正轨。解燕白同往常一样,下了上午的课,迅速赶到食堂。由于舍不得用气流卡赶路,为了保证准点上工,他每次都要跑来食堂。日复一日,倒是把本就不错的身体练习得更强健。

解燕白才换上食堂的工作服,就看到米夏青跟一位学长走了进来。食堂在中达书府里是面向生活不算太富裕的学生的,价格要比几家餐厅便宜,相应的,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菜。他记得米夏青从不会带朋友来食堂这种地方,偶尔来几次也是他一个人,为了赶时间才进来随便吃点。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解燕白才有机会跟他说上几句话——中达书府占地数十万平方公里,在校园里碰上的情况着实是少之又少。

「二师兄要来点什么?」正当他还在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时,米夏青就已经走到了窗口前,扭头问着已经坐下来的人。

「老四样吧。」食堂中的人还没有多起来,解燕白能够清楚地听到那人的话。从声音来看,那位学长的年纪大约比米夏青还要大些,并与中达书府这种学府的氛围有些不合。

二师兄这个称呼,指的是府主嫡传三位弟子中的劳昊学长吗?

解燕白来到中达书府一年多,还没有见过这位极有战术天赋的劳学长,关于他的传说倒是听了不少。他和米夏青都相当于是三人中的大师兄谯原带出来的,平时感情也极好。据说他早就被军方邀请过了,以他的能力必能成为军团长之一,然而这位学长却一直对军方不感冒。因着这种传言,解燕白一直觉得劳昊学长会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此刻他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却由于光线问题,看不清面庞。

 

「燕白,这个,那个,那边的汤……还有那边窗口的最右边那个凉菜,各来两份。」

解燕白熟练地分着菜,过程中他忍不住回忆了一下米夏青平时会点的几道,跟他正在装盘的四道没有一个重合的。

米夏青看着他装到第二个盘子,随口又问了句,「燕白,你感知强度如何了?」

解燕白愣了一下。熟悉米夏青的人都知道,这位中达书府的天才是个很随意的人,和他一起聊天,话题总是会被他带跑到毫不相干的地方——不过与他不算熟稔的解燕白并不清楚这一点,他疑惑地思索了一下自己方才的举动是不是有哪里没控制好气息,忐忑地做出回答:「米师兄,我感知的强度还没有突破到四级,还在三级上阶。」

米夏青却没有要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只说了声加油,便掏出自己的钱卡,付了饭钱。

解燕白一边应付着排队的学生,一边思索着米夏青提起感知强度的原因。他知道,在中达书府里,自己与天才这个词不沾边。米师兄在自己这个年纪,恐怕感知强度已经突破了五级吧。

只能努力去追逐。

 

「米师兄?」劳昊接过师弟递过来的餐盘,满眼都是疑惑之意。

「哦,那是去年来的新生,机缘巧合认识的。反正也没人会叫我师兄了,我就觉得让他这么喊也没关系。称呼嘛,毕竟只是个形式。」

「新生?」劳昊疑惑地看了一眼正在给学生分菜的解燕白,在他的记忆中,食堂这些后勤人员是没有资格来听课的。

「普居区的新生,手头不太宽裕,我就介绍他来这里打打零工,赚点欧迪凑学费。」米夏青低下头挑起了餐盘中的花椒,「二师兄,你又总是要这些吃起来麻烦的菜。」

劳昊看了看师弟的餐盘角落里散落的花椒和八角,有些哭笑不得,「谁让你跟着我点的——那个普居区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哦,解燕白。」米夏青喝了一口汤,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TBC.

 

评论 ( 7 )
热度 ( 23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