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3

对的我回来更新了……(你怎么不去死


03

 

由于劳昊的回校,关于这位府主嫡传弟子的传说也多了起来。米夏青像是变得更忙了,不要说是解燕白,就算是府里有些名气的弟子,也很难在校园里碰到他。

在食堂帮工使得休息时间过得飞快。看了看窗口前已经没有学生继续排队,解燕白松了一口气,坐下来,看看哪些菜剩下的较多,舀了几勺到饭盒里。

饭盒里的菜色有些熟悉,解燕白忽然想起那个任性地要求自己喊他师兄的学长,米师兄在某些方面是个固执的人,来食堂吃饭点的总是同样的菜。

解燕白同他不一样,他对食物要求非常低,食堂哪个菜剩得多,他就舀一些作为自己的一顿饭。对解燕白来说,自己的口味不重要,就算对哪一盘菜有着偏爱,但剩下得少了,解燕白担心后来还有学生要来点,就放弃掉自己的喜好。食堂是为员工们提供餐饮的,不过普居区考过来的这名学生,一直是能简单就简单。

正好今天剩下的,都是米夏青常点的。

这些菜所用的材料都不是普居区所产出的菜种,解燕白对这几色菜感觉一般,他不清楚米夏青为什么会偏爱它们,也没有精力去探究。

只是忽然想起来,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见到那位师兄了。

解燕白沉默地扒完饭盒中的菜,看了看时间,向食堂的师傅打了声招呼,跑去上课。

 

在刚过二十岁的时候,解燕白的感知强度终于达到了四级。为了巩固自己的感知,他向学校请了三天的假,待在自己的宿舍里努力修炼。

凭他这样的水平,已经有足够的资本在书府中拜师学习一门高级卡的传承了。在之前米夏青曾经对他提过拜师的事,可直到现在,解燕白也还没有研究出来,以自己的出身,会有哪位卡修愿意收自己为学生。

是不是应该厚脸皮去找一下府主嫡传、熟悉学府师承的米师兄谈谈这个问题?刚转过这个念头,解燕白就迟疑了起来,算了算已经有四个月没见过这位师兄了。

他一直觉得米夏青是很忙的,不敢主动去联系师兄。像是理所应当的一样,米夏青也完全没有想起来一时心血来潮认的这个师弟。关系淡薄如此,这样冒昧地找上门真的有意思吗?

他抬起头,看到自己贴在墙上的那句话。

「中达书府不培养懦弱的学生。」

解燕白跳起来,拉开柜子,翻了件稍微得体些的衣服换上,冲了出去。

 

府主嫡传弟子住的地方离解燕白这种穷学生的宿舍距离并不近,为了省着气流卡,他仅仅是加快了步伐。

这条路平时走的人并不多,然而今日却是一路上都能碰到对向走过来的学生。解燕白走了一刻钟,忽然意识到,这些自己不熟悉的学长学姐,好像都是从同一个方向过来的。

那一头住的只有米夏青师兄和劳昊学长。

就算是五五分,也有一半的几率是米夏青那里发生了什么事。

年轻的卡修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紧张感,他摸出一张气流卡,迅速地插进了自己手腕上度仪的卡槽中。

 

「好好休息。」

劳昊刚关上门,还未转身就感到空气中的能量波动。这种距离这种程度的波动,以他这个级别的卡修来说,倒是连卡都不需要使用。

劳昊一个滑步闪过了身后的波动,转过身来,有些讶异地看到来人慌乱地降落在地上。

眼前的年轻人肤色偏黑,倒是显得身体健康。劳昊正思忖着这个学弟像是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中达书府还收过连控制气流卡平稳降落都做不好的学生。

对方倒是有些难为情地鞠了个躬,「劳昊学长好,抱歉冲撞到学长了。」

劳昊忽然在记忆的箱底翻出来了这个学弟的信息,应该是回校的那天,米夏青在食堂里提到过的,普居区出身,由于家境贫寒所以不得不去食堂帮工的……叫什么来着?

算了,名字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特色总是很难记住的。

劳昊看着这个冒冒失失的学弟,差点想开口提醒他敲门进去的时候动作放小一点。米夏青的房间虽然大,但也没有多余的空间让他平衡身形。

「气流卡,不是你这么用的。」

解燕白有些羞愧地低着头,

「……下次过来的时候注意一点。」

但最终劳昊也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丢下了这句话,扯了扯滑步时被风弄乱的领口,向右拐去自己的住处。

 

解燕白完全没有想到会在门口碰到刚从米夏青住处走出来的劳昊学长。这位学长他不怎么熟悉,除了食堂那一次,也就远远地见过几面——都是属于他站在角落里看着被人堆围着的劳昊的情况。跟这位站在中达书府顶端的学长一比,瞬间自己成了个土包子。

他还是第一次来这边,中达书府顶尖的学生居所跟自己的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级上。低矮的灌木丛环绕着小屋,米夏青的小院东侧上挂着劳昊的牌子,南侧则卧石听涛,杉木苍翠。出身于普居区的解燕白并不懂什么造园之学,到了此地也只能是大略傻看,但觉清风送凉,好生惬意,多看了两眼。

「外面有人吗?」

还是屋中传来的低沉声音将他拉回了现实,解燕白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跟个木桩子一样在米师兄的房外戳着,他大有惭色,紧张地回头看了两眼,见没什么人注意到自己的窘态,才伸手在门上叩了两叩。

「米……米师兄,我是解燕白。」

「哦哦燕白啊,进来吧。」

屋中传来的声音要比解燕白记忆里低沉许多,但那的确是米夏青无疑。解燕白推着门,心里却浮上一丝忧虑。

门悄无声息地被推开,年轻的学生惊讶地发现窗子竟然全都是紧闭着的。布帘将外面的光线尽数挡住,只剩下从门口泻进来那几分才使得屋子里只是昏暗而非漆黑。

「米师兄?」

他一眼看到靠在床头休息的米夏青,没来由地觉得一阵揪紧。解燕白向前大跨了一步,又怕自己动作太猛惊扰到了师兄,连忙稳住了身形慢慢挪了过去。

「米师兄,你病了?」

「没有没有,跟联邦的窦波打了一架,受了点伤,没什么大碍。也就二师兄过于紧张了,把窗子给我蒙得这样死。」米夏青一副无大碍你不要担心的样子,面色轻松,语气也像平常面对解燕白时那般带着笑意。

解燕白出身贫寒性子勤勉,却不属于那种大众眼中头脑简单一概苦练的人。米夏青说得那般云淡风轻,听到他耳中可不是这个意思。劳昊学长他并不熟悉,但人的名树的影,劳昊的判断力绝对不至于失误到一点小伤就把师弟当成粽子来裹。然而师兄正躺在床上,他也不好意思过多窥看,只是多瞧了瞧米夏青的脸色,伤即便不重到危及性命,也断然不轻。

 

「哎你还是第一次来这边吧,」米夏青撑了撑身体,在床上坐直了,「这边风景很好的,有空多过来转悠转悠。院子后面还有个凉亭,过几天我带你去喝酒。」

解燕白还在组织语言,料想不到米夏青竟然蹦出这么一句。他对自己这个便宜师兄的思维方式偶尔也有些无奈,决定不能再被师兄成功转移话题。

「师兄,你和联邦的人打起来了?」

「切磋,切磋。那个窦波在联邦也是数得上名号的家伙了,不过我本和他也不分伯仲,最后稍微大意了点,被他击伤了。当然,也没让他从我这讨到什么好处,你师兄我也不是吃素的。」

解燕白注意着师兄的情态,看他肩膀和被子下面都动了一下,像是要伸出手来拍拍自己肩膀,然而那个动作终归没有完成。

「米师兄,你的伤看起来……」

「过几天我就好了,二师兄那人太过谨慎。战斗卡修,谁没个一身伤都不好意思站出来招呼。他这些年潜心战术大概忘了不少这些事,我可是打小就见到大师兄常被老师打得遍体鳞伤滚着出来的样子。」米夏青大约是看穿了师弟的担心,随口安慰着,「哦对,桌上有茶,刚才二师兄过来煮的,还剩了不少。」

解燕白站起来,走了两步,拿了个空茶杯。他是个嘴有些笨拙的人,米夏青飞快地解释着自己伤不重,他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对了,燕白你过来有什么事?」

「啊?没,没什么。」解燕白本想着托米夏青为自己分析分析应该拜哪位卡修为师,学习哪份传承。能够开堂教授传承的卡修在中达书府数量不少,解燕白也都略有耳闻,但他还接触不到那个层次,对老师们的性格喜好是一头雾水。

然而米夏青竟受了不轻的伤,这实在出乎他意料。面对卧床养病的师兄,他反而不好意思开口了。

「胡说。燕白你又不知道我跟人打架了,要是没大事,怎么会想到跑来这里找我?」

解燕白又是一阵发窘,幸好光线昏暗,他又是背对着床上的人,还不至于被米夏青看见。他想着到底要不要说出口,倒了一杯茶,端到床边。

「拜师了吗?」

解燕白端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水险些洒在被子上。

「我就知道——你大概突破了四级吧?」

解燕白点了点头,米夏青看着他有些惊讶的表情,嘿嘿笑了出来,「你可是我的师弟嘛,当然会是个天才。我去给你说项说项,拜托一位靠谱的老师吧。」

解燕白慌忙把茶盏放到一边,摆了摆手,「不用麻烦师兄了,我只求师兄为我推荐一位卡修,剩下的事我自己去处理就好,师兄还是养伤……」

这对米夏青来说只是一桩小事,但在解燕白看来,作为府主的亲传弟子,米夏青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名普通学生如此麻烦甚至是欠个人情,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感谢师兄的好意并拒绝。

「没关系,你是我的师弟嘛。」米夏青笑呵呵地看着眼前的师弟,觉得解燕白愈发有趣,「介意麻烦到我的话,不如以后就帮我把那个窦波揍一顿吧。」

解燕白嘴张得老大。他猜到米师兄肯定又要随口说些玩笑话来开解,却没想到对方冒出来这么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窦波那可是能和师兄打成平手的人,自己怎么可能揍窦波一顿,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然而这句话,无论是不是玩笑的口吻,都是米夏青第一次拜托自己。

解燕白重重地点了个头,眼神从之前的担忧转为坚毅。

「是!」

这下反而是米夏青有些讶异地看着面前的师弟。

「燕白有生之年,必将击败窦波!」

 

TBC.

 

不……我拓麻在写啥……


评论 ( 20 )
热度 ( 15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