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4

(……………………WTF)


04

 

此后米夏青再也没对他提起过窦波的事,倒是请解燕白喝了次酒。

「偶尔喝一次没关系的,水师也不会因为这个责怪你。」

解燕白两眼一抹黑地打听了几天愿意教授自己传承的卡修,最后还是在米夏青的引导下,拜入了教授胭脂红指传承的水清妍名下。

真要说起来,水清妍的地位尴尬得跟解燕白也没差多少。胭脂红指这项多为女性修习的传承虽然是中达书府的传承之一,却从来不是备受瞩目的。女性卡修无论是在五大华区还是普居区都要较男性为少,在中达书府也不例外。

为此解燕白已经遭到过华区出身的同级嘲笑了。他在二十岁感知强度才堪堪突破四级,这在上甘区名校里只能算天分一般,再加上他那一穷二白的家世,「也只配学这种传承了。」

侮辱自己可以,解燕白活了二十多年,受到的歧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辱及水清妍——

「成为高手后,没人再会加辱于你。」米夏青向杯子里倒着果酒,「前几天在城东一个酒馆买的,虽然不比红酒醇厚,但很适合在这里喝。」

亭子里凉风阵阵,解燕白几次都担心师兄的伤势会不会被寒意侵得重了。

「燕白你就是遇事想太多,人活在世上,若是不争名逐利,就该过得轻松些。」

解燕白怔了一怔,只能苦笑。

米师兄和自己是不同的,他早就明白这一点,天骄之子的府主嫡传米夏青,和普居区出身被人嗤笑的解燕白完全是两个阶层的人。米师兄是个聪明人,这样的道理他不会看不出。他甚至猜测,米师兄在自己面前总是会把话题引到不知边际的地方,是不是也出于为了排解这种尴尬局面的想法呢?

他端起酒杯,看着米夏青的眼神中感激之情又多了一分。

「胭脂红指我不太懂,但中达书府没有差劲的传承。你若以胭脂红指达成大师兄的境界,天下不会再有半个人取笑于你。」

解燕白哑口无言。米夏青对自己的信任究竟来自于哪里,他揣测不到。论出身他出身不行,论天赋他前途一般,之前是让自己揍窦波一顿,现在又来比肩谯原学长……

 

「倘若你的感知锻炼方法能够提升档次的话,下一次突破指日可待。」天青色的果酒还带着些自然的涩感,米夏青多喝了两杯,眼神有些迷蒙。

优秀的感知锻炼方法,并不是普通的学员能接触得到的。不表现出优秀的天赋,不会得到校方的重视,想要再进一步的难度远大于核心学员。

「三个月后会有一次核心学员的考核。」手指弹着石桌,米夏青像是对此饶有兴趣,「应该是由大师兄主持的,燕白你努力一下,如果能达到四级高阶的话,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解燕白睁大了眼睛,三个月内达到四级高阶几乎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的要求。他低头看了一眼放在米夏青脚边的酒罐,那酒已经下去了一半还多。

米师兄喝醉了……

「感知锻炼,不仅是靠锻炼方法,还要靠实战,尤其是有生命危险的实战……」果酒满了又空,空了又满,在解燕白看来,米师兄现在的举动已经像是在发泄着什么了。「只是留在书府里修炼的话,突破到一个界限想再提升就很艰难了。」

师兄我好像还没有到你说的界限……解燕白默默腹诽了一句。

「所以来打一架吧。」

解燕白吓了一跳,杯中还剩下一半的酒液直接泼到了桌子上。他完全放弃了去思考自己要如何从跟米师兄的对决里体验到生命危险感,重点是他自己一个连四级中阶都尚未达到的低级卡修,怎么可能有跟华区名声在外的米夏青战斗的实力?

「米师兄,你是不是喝多了?」

米夏青像是开始思考这句话的含义一般,右手托腮,停了半刻,「可能吧——燕白,来跟我打一架。」

 

解燕白迟疑了一下,没有站起来。米夏青隔着桌子探过来,上半身都压在石桌上了。那一瞬间解燕白瞥到洒在桌上的酒液浸湿了他的衣服。

「不愿意跟我打一架吗?」

米夏青的脸这时候凑得比较近,解燕白可以完全确定米师兄已经喝醉了。他还有几分好奇,果酒可不是什么能醉人的东西,若是在食堂就有售卖的红酒倒还可以理解。

他沉默了片刻,抬起头,认真而诚恳,「米师兄,面对你,我感受不到生命危险。」来自普居区的年轻人顿了一顿,「并且,无论什么时候,我也没有办法做到面对师兄你,拼着性命出手。」

米夏青呆了一下,看不出此时他是否听懂了这话。解燕白看着他撑着桌子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

隔着酒意的朦胧,他更加难以猜测,此时米夏青在想什么,又或者只是在发愣。

初到中达书府,他面临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华区的处事规则、人情冷暖与普居区差异太大了,那时候他就像一只无头苍蝇般,连个方向都摸不清。

此时伸出援手的,是名声响亮的府主嫡传米夏青。

而后在食堂里被同期的学员们嘲笑的时候,解决麻烦的仍然是米夏青。在那一刻,解燕白已经深刻地意识到,无论米夏青要求他去做什么,无论有多危险有多艰难,他都不会拒绝。

除了新拜的师承水清妍外,眼前的师兄是唯一一个让自己可以放下所有防线的人。

更不要提什么有生命危险的实战。在这个人面前,他半点危险意识都生不起来。

米夏青盯了半晌,忽然把手伸向前方。解燕白微微一愣,不过没有躲闪。

脸被向两旁扯开,嘴角无可抗拒地被拉大,米夏青像是找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扯着他的脸拽了两下。

「对,就这样,碰上不爽的事除了生气,还要笑。」

解燕白被拉得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呆愣愣地点了点头。

「对对对,傻笑,学会傻笑明白吗。」

解燕白很想回一个不明白的,但面部的肌肉完全处在对方的控制之下,这时候他发现,卡修面对这种莫名其妙的情况,居然一点本事都用不上。

 

第二天米夏青就苦着脸皱着眉抱怨着「连个果酒都会醉人啊」,这令解燕白有些好奇,出身显赫又是书府中开始独当一面的弟子,居然是个不擅长喝酒的人。

看到米师兄没提醉了之后发生的事情,解燕白就也装作不知情,收下了师兄硬塞过来的三罐子酒。

「不行,放我这里喝醉了二师兄又要跳脚的。你都拿走,都拿走,没了再来找我。」米夏青拍着师弟的肩膀,「感知强度要死命锻炼啊,不仅为自己,也为水师。」

这句话确实是说进了解燕白的心坎里。就算有米夏青的帮助,解燕白也没可能拜在名师座下。水清妍当年也是中达书府的学员,在她那一代里并不算多耀眼的明星。中达书府之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的人并不多;甚至在府内,学员中门路少如解燕白这般,在拜师前也是只略略听过名字而已。

解燕白算是她第一个弟子,面对大弟子也只能给出胭脂红指这样平凡的卡片传承,水清妍的地位也可想而知。

拜水清妍为师后的解燕白并没能从老师那里得到什么地位上的扶持,依然是从前那个在中达书府过得憋屈而被人嘲笑的穷学员。

「看吧,拜在那样的老师下,只能学个娘们用的卡片。」「胭脂红指,嘿嘿,他老师怕也只是会涂脂抹粉。」这样的嗤笑他听到过不止一次,也为此向实力高于自己的学员提出过挑战,愤怒而来,败仗而归。如果没有米夏青的援助,他在书府还能待几年都说不准。

然而他对自己的这位老师十分敬重。米夏青作为府主嫡传的高级卡修,事务颇多,修炼也不可能为了他人断下来,解燕白半个月也保不定能见到他一面。日常他受到的屈辱,还是水清妍开解了大半。

水师多次安慰他说不用那样为难自己,天分并不是决定一切的因素。劝慰言犹在耳,解燕白抱着手里的酒罐,单手握紧了拳头。

「米师兄,三个月内,我定会将感知强度提升到四级高阶。」

米夏青点了点头,活动着自己的肩膀。

解燕白算是发现了,他每次兴致高昂地向米师兄立下目标或者做出认真承诺时,米夏青的反应都像是没当一回事。这样的回应总是让他能一秒泄气,把还没说完的话咽回肚子里。这一次毫无疑问又是如此,解燕白有点哭笑不得,又忽然觉得之前自己那执着发奋的样子有点羞耻。

……

他仍然不清楚,自己对师兄说的话,米夏青究竟听进去了几句。

「师兄,你的伤还没好吗?」

结果还是触了霉头,米夏青皱紧了眉头,狠狠地上下挥动着手臂,声音有些发闷。「不是什么问题,但大师兄说既然如此,今年的比试就让我盯着了,他要去一趟梵阿思区。」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