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5

(……总之还是WTF的更新)



05

 

解燕白瞥了一眼自己的度仪,感知强度卡在四级中阶。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成绩已经足够优秀,可这里是中达书府。

可他所承诺的对象,是府主嫡传的学子,群星中极璀璨的一颗。

解燕白说不清自己拼命地练习是不是全为了变强。他思考过,如果没有对米夏青做出那句承诺的话,自己未必能够如此废寝忘食。在训练场里他摔得鼻青脸肿已经不是一回了,但四级高阶,仍然是个短期不可及的目标。

米师兄高估了自己的水平,解燕白又一次摔了下来,肩胛骨重重地撞击着训练室的地板。这一次他没有立刻爬起来,只是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被嘲讽,被羞辱只是因为自己的出身吗,还是因为实力确实不如他人?米师兄究竟出于什么考虑,这么看好自己?这两个问题横亘在心头,那一瞬间,解燕白非常想要见到这位师兄,亲口询问他为何如此看重自己。

 

于是他去这位师兄的小院门口晃悠了一圈,大门紧闭,花草倒是照顾得好好的。

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多了个鸟笼,解燕白不知死活地伸手过去,在中指上反而留下了个血点,像是被红色的能量梭远距离命中所留下的痕迹一般。

他苦着脸看着笼中的鸟,认不出是什么品种。黄色的鸟有张尖利的嘴,恶狠狠地瞪着他,翅膀收拢着,摆出一副防卫外敌的姿势。

解燕白在院子里绕了一圈,天气比之前来喝酒的时候冷了一些,站在凉亭中,风击打在身上倒有几分寒意。这一路走下来,那只鸟一直在喳喳叫着,气冲冲的样子让解燕白毫不怀疑,只要它能从笼子里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对着自己的眼睛来一下。

米夏青并不在这里,甚至可能并不在中达书府。他的去向解燕白并不清楚,米夏青并没有告诉过他。解燕白坐在房侧的石块上,抬头盯着鸟笼发呆了半晌。

他对米夏青的确不了解,此前也没有主动去探寻过。一直以来,潜意识里仍然觉得米师兄与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即便在外人眼中看来他们关系不错,然而那更像是天之骄子对不受重视缺乏潜力的普通学员的一种照拂。

没准下一次见到米师兄要等到那场考核了。

 

事实上他果然是不理解米夏青。在石头上坐了约莫一个小时后,院子的门竟然被推开了。解燕白吓了一跳,径直从石头上跳了起来。

「米师兄?」

「干嘛这么大反应啊?」米夏青像是毫不意外会在自己住处见到这师弟,也不在乎解燕白蹲在这里究竟想要做些什么。解燕白愣愣地看着他从口袋里翻出已经晒干了的虫子和谷物放在手心上,打开了鸟笼门。

「师兄我以为你今天不在……」看到刚才对自己毫不客气的黄鸟狼吞虎咽地啄着虫子,解燕白一时不清楚应当如何开口,只能干巴巴地解释了这么一句。

米夏青「哦」了一声,回过头露出奇怪的表情,「我回来喂鸟啊,难道我看起来像饿死这家伙的人吗?」

「……」

真要说起来的话,米夏青在他心中的形象早就不复初见时了。或许是由于出身和成长经历都太顺风顺水了,米夏青的很多行为和言语都让解燕白摸不到逻辑,并且时常有在普通人看来异想天开的行为。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除了卡修实力,这都是一个毫不靠谱的人。

其实关照一个普居区出来天赋平平的学员,也是一种出格的行为。

解燕白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在拼命修炼之外,一样有着好奇心。看那只鸟在米师兄手上乖巧聪明的样子,于是自己也又凑了过去,立即得到了黄鸟气势汹汹的一啄。好在他这次已经有了经验,脑袋向后仰了仰。那鸟似是不愿意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蠢人放弃面前的美食,没有再去搭理他。

米夏青瞥了他一眼,大约是扫到了师弟手上的伤口。

「犯贱招它了吧?」

「……」

不过老实人解燕白还是点了点头。

 

「这家伙很聪明的。」米夏青伸出手顺着黄鸟的翅膀,「来来,跟我师弟打个招呼。」

解燕白也像是被这种莫名其妙的轻松气氛所感染了,向前挪了半步,伸出手试探着。黄鸟看着他那手势,倒真像是通灵性,翅膀也不同于此前那样咋呼着了,在米夏青手上跳了一下,靠向了这个陌生人一点。

「你看,你把它当成平等交流的对象,它就会跟你亲近了。」米夏青嘿嘿笑着,胡噜着黄鸟头上的毛。

师兄随口说出的话却像是击中了解燕白一般。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阵发蒙,此前想不通的事情仿佛有了答案。普居区出身的自己,对遇到的每一分机会都极为珍惜重视,也正因此,他对事情的思虑程度要比平常人更多,若不分析妥当的话,在执行过程中,总会有一分隐藏的忧虑在心底挥之不去。

他潜意识中否定了一切偶然的运气,只信任自己所能分析明白的事。而米夏青在他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奇遇一样的存在。

「这小家伙是我跑出去晃悠的时候捡来的,跟我可有缘分了。」

解燕白恍惚地听到了这句话,还没来得及思考,手指就又传来一阵痛感。

「……」

解燕白呆了一呆,抬头看着师兄。米夏青此时的表情也极为尴尬,黄鸟此时的行为就像是赤裸裸地打脸一般。

「大概是你走神让它不爽了。」从没有被黄鸟这般对待过的人思索了半分钟,坚定不移地得出了结论。

「……」

 

红色光束再一次打在标准的四星球形能量罩上,训练场的控制光幕开启,这还是解燕白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测试仪器。

水清妍站在一侧,望着自己唯一的弟子。胭脂红指这种普通的卡片威力有多大她再清楚不过了,尽管是中达书府的传承之一,胭脂红指能表现出的力量也绝对不会超过一张四星卡片。

在她看来,能够勉强击穿这个四星能量罩,已经是才练习胭脂红指不到一年的解燕白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燕白,试试吧。」前一日解燕白向她说出想要参加这次书府的大赛时,水清妍的第一反应就是劝说弟子放弃这个念头。胭脂红指这样平凡的传承,配上并非天赋异禀的解燕白,能够拿什么同那些学习优秀传承有几个年头的学员比?

何况这一次负责主持大赛的人不是府主,也不是府主的大弟子谯原,而是年纪并没有多大的米夏青。身为府主的关门弟子,米夏青修习的的确是书府最顶级的传承,然而以他的年纪,便是再有天赋,也很难说能达到完全控场的程度。

卡修之间的战斗,即便是比试中也可能发生意外,如果有可能的话,水清妍并不希望自己的弟子在还不成熟的情况下便牵涉到中达书府的内斗中。

尽管当年也非中达书府最核心的弟子,但因着昔年经历,水清妍对六大内部的风云诡谲还是看得透彻。在她看来,像解燕白这种不够突出的学员,最好的发展方向便是顺利毕业,在华区凭着中达书府的经历找一份适合的工作,而不是冲着浑水一头扎进去。

 

不过解燕白自己却没有这样的规划。

拇指粗的红色光束从卡片中释放出来,四星的能量罩面对这样的攻击竟然没有任何办法,径直被穿透,光束打在训练场的墙壁上,砸出了一个浅坑。

水清妍讶异地看着光束带起的红色残痕,手指按下了光幕操作台上回放的按钮。

能量罩里的靶子在一瞬间炸开,这样的威力已经超出了水清妍的想象。让她自己来操控胭脂红指的话,想要达到这样的程度轻而易举,便是五星的能量罩也不算什么。但她在这项传承上已经浸淫了二十余年,远不是现在的解燕白可企及的。

「接下来会换成自由射击模式。」

解燕白擦了一下额上的汗,想要发出那一击,对他来说也并不是随手能为的。但他清楚,倘若自己不表现出超出水师预想的实力,他连参与这次大赛的机会都得不到。

他催动着自己的精神力,食指在空中连点,红色光束不再是之前拇指般粗的一道,而是多条交叉着,尽管看每一道已经只剩下不到小指的粗细,但却交织起来,虽然彼此间的距离还有些稀松,但已经有了光网的雏形。

光网噼噼啪啪打在能量屏上,光幕上跳动着每一根光束击中能量屏的打击数值。

水清妍的眼皮跳动了一下。解燕白的天赋在她看来并不算多高,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她挥动了一下手臂,示意弟子可以停下来了。

 

解燕白长喘了一口气,面对水师的检验,他比自己一个人训练的时候要紧张多了。

「那些光网,能收成一束吗?」

解燕白呆了一呆。那光网虽然让敌人烦躁,但对于实力比自己高的对手来说,想要避开也不算得极难。倘若光网在发出后自己还能够控制着光束收敛起来,在敌人才避过的瞬间改变攻击方式……

这样的躲避对气流卡的操纵能力要求更高了,若是反应不够敏捷的话,极有可能被这样的攻击所命中,胭脂红指的威胁性将大幅度提高。

解燕白在心里计算着自己的控制力和感知能力,最后愧疚地摇了摇头。以他现在的水平,还无法发出这样的攻击。

等等,这也就是说,还是没能够达到水师的要求吗?解燕白瞪大了眼睛。

「但是老师,请您允许我去……」紧张感使得他组织不出来什么理由说服水清妍,脸涨得通红。

望着这样的弟子,水清妍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我不是要阻止你去参加。」她顿了一顿,看到解燕白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只是想告诉你,即便是胭脂红指这样的普通卡片,一样有着能够绽放光辉的地方,欠缺的是探寻发掘而已。」

 

TBC.

PS.特么卡徒里的时间单位原来真是小时和分钟啊……还好发之前跑去查了一下ryyy


评论 ( 8 )
热度 ( 16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