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杨聪/白庶]前方

有点心累,放过来算了。

十一赛季的比赛内容和联赛排名都是胡拽的(……)

杨聪退役设定。

 

训练室里又只有自己一个人。

白庶脱下大衣,放在一进门的椅子上,走向自己的机位启动了电脑。

春节队友们都回家了,战队这边留下的除了自己,就只有几个工作人员。无论是中国的春节假期,还是以前在英国时过圣诞节,都是只有自己一个选手留在战队。

插入账号卡,白庶准备登陆训练系统打发一下时间,这时候门被推开了。

三零一战队训练室的门在被推动的时候总会发出吱呀的响声,白庶转过头去,过了两秒才看到门后穿着羽绒服的人。

“今天天气真是不好。”那人走进来,将门关上,像是要把寒气也关在外面。“这么早就来训练室了啊?”

小雪而已,已经习惯了……白庶本来想这么回答,却听到对方后半句话,又咽了回去。

“今天是初三吧,队长就回来了?”

“嗯……早饭吃了没?”

白庶的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个还带着热气的东西,他这才想起来,杨聪推开门的时候,手上确实还拿着个纸袋子。

“刚楼底下买的,还热着呢。”杨聪也已经坐下,左手捧着个烤地瓜啃了起来。

“……”每天早上,三零一的大门外好像确实是有个小贩骑着三轮车在吆喝“糖炒栗子烤地瓜——”但白庶自己并没有买过。看到边上的人吃得津津有味,他犹豫地拿起放在自己显示器前的地瓜,剥开了皮。

“天冷就得吃烤白薯啊。”杨聪开了机,却不急着进荣耀相关的系统,反而是点开个新闻网站开始浏览了起来。

“烤白薯……”下意识地跟着念了一遍,白庶的表情忽然变得微妙起来,“这个东西不是叫地瓜吗?”

杨聪停下移动鼠标的手,低头看了自己还剩一半的早餐。“不是红心的,就是白薯嘛,跟红薯紫薯意思差不多……都这么叫。”

“……”

杨聪又重新将视线移回到显示器上,两秒后终于反应了过来。

“……不用在意,刚进联盟的时候,我去客场也被几个无聊的前辈送过洋葱头。”

 

这个话题就以这种略有些怪异的方式结束了。白庶啃着烤白薯,腾不出来手去进练习系统,就干脆扭过头去看杨聪的显示器。

“在看油价的新闻啊?”

“一直在涨,不过速度还没房价涨得快……”杨聪明显地叹了一口气,关掉了网页。“照这么下去,别说B市了,就我们这里房价年底都要翻一番。”

白庶没有接话。来到三零一已经一年多了,队长是个很随和的人,闲谈也很随意。和杨聪平时的聊天里,十句有八句都和荣耀没关系。

最初他觉得作为三零一的队长,杨聪并不是那么专注于荣耀的人,闲暇的时候会聊聊钓鱼岛,也会抱怨些民生问题……但荣耀所占的比重过少了。

这个念头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有一天杨聪对他说,荣耀可不是职业选手生活的全部。

“结束训练后,人也还是要有荣耀之外的生活,否则……”

那时候杨聪没有说下去,就移开了话题。

 

“我年轻的时候想过……”

“你现在也不老吧。”十一赛季以来,杨聪在闲谈话语中,已经感慨过好几次“年轻的时候”了,这让白庶听着有些难受。对荣耀选手来说,再优秀的技术、再高昂的斗志,都赢不过时间的流失。

“对荣耀来说已经不年轻啦……我十五六岁的时候,想着以后如果挣钱了,就在B市买套房的。”

“虽然房价是很高,B市……”白庶回忆着B市的房价,却在脑中找不到有用的信息。“B市也能买得起吧,现在是两万五……两万八?”

“三万三。”

“哦……”白庶沉默了两秒钟,大概自己猜测的价格是去年夏天的了。

杨聪站起来走向垃圾桶,把手上的白薯皮丢了进去。“没事,年轻人有战队宿舍住,关心什么房价。”

“……”

“买是买得起的,不过现在觉得这里也挺好,就跟战队一样,大的城市可能不太适合我。”

 

三分钟后三零一的队长进入了战队的训练系统,对话也就戛然而止。

白庶操纵着角色做着刻板的冲锋练习,由于是已经烂熟于心的操作,思绪微微走了点神。

杨聪要退役了。尽管没有明着说出来,但三零一上下都察觉得到这一点。第三赛季的选手,现在在联盟里也没剩下几个,除了微草的魔术师,全明星角色就只剩下三零一的队长了。

在自己加入后,三零一团队赛中的核心就变成了骑士潮汐。以骑士作为pvp的核心虽然不能说是最合适,但就战术上来说还是要比刺客更容易设计打法的。

这是一次顺理成章的战术转移,但对于当时唯一的外来人白庶来说,是承担着巨大的压力的。

杨聪不仅是三零一的战术核心,也是从第三赛季开始就带着三零一前行的队长,在队中有着不容小视的影响力。这样的战术转换,将风景杀的核心地位接下来的转变,不允许失败。

队长也是明白这一点的,白庶想。

或许是由于种族差异,在英国参加职业联赛时,尽管战队设计的打法对他也很适合,但异乡人这个标签在心头一直都打着,摘不下来。英国的职业联赛,毕竟还是无法成为自己立命的地方。这也是三零一向他提出邀请后,白庶迅速就接受了的重要原因之一。

骑士掩护刺客发动舍命一击,需要双方从技术到意识、从经验到理解上的配合。尽管白庶此前并没有与三零一训练过,甚至是根本未曾体验过中国荣耀联赛,他仍然做到了迅速地融入团队。

因为与自己形成配合最多的刺客是风景杀。

不仅是上个赛季,还是接下来的这半个赛季,一直都会是风景杀。

下个赛季大概也会是这个账号,但拿着账号卡的人却不再是杨聪了。

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顺利了……这个赛季,一定要打进季后赛。

 

“接下来的对手是皇风和霸图,尽管霸图已经进季后赛了,也不要掉以轻心。”三零一的备战室里,队长杨聪简短地说了一句话。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不能够再倒在季后赛的门槛前。

他转过头看了看战术核心,得到了白庶坚定而充满信心的回应。

但事情并不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顺利。潮汐掩护,风景杀舍命一击,这本是三零一战队这一个半赛季以来最亮眼的打法,却败在了霸图的年轻人们手上。

在舍命一击发动的同时,零下九度瞬间爆发,乱射打破了柔道和守护使者的站位。长河落日强抗着星辰剑的伤害,向潮汐冲去。猛虎乱舞可不是个用盾牌能够全部掩护住的招式,生命的白银也抗不过拳法家75级大招。

风景杀倒了下去,发动完舍命一击后剩下的血量连牧师的普通攻击都抗不住。

果然是到了退役的时候啊……杨聪看着陪伴了自己九个赛季的角色倒在地上,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是在巅峰期……不,如果是在上个赛季,他都能够多抢上半个身位的。

离击中石不转,只差了四分之一个身位。

职业联盟是宋奇英秦牧云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他偏过头去,看了一眼仍然在比赛中的潮汐的操控者,是啊,三零一也有着能够参与到联盟未来中的优秀选手。

杨聪坐在机位上,终于笑了起来。遗憾和落寞是存在的,对未来的期望也是存在的。

只不过就要以观众的身份来期待未来了啊……

 

没能拿下这场团队赛的三零一战队以第九名的成绩结束了整个赛季,距离第八名的烟雨战队只差一分。发布会结束后,客场作战的三零一回到了宾馆,准备第二天返程,总结这个赛季,然后休假。

不仅仅是这样,大巴车上的每个人都清楚,休假前还有一场重要的新闻发布会。

除了车辆行驶的声音,大巴内是一片寂静。

“……队长,对不起。”沉默了大约五分钟,终于有个人打破了这个状况。“如果我单人赛不输掉就好了,只要一分的话……”在单人赛中输给秦牧云7%的hp的剑客高杰攥紧了拳头,“我们跟烟雨……”交手纪录占上风呢。

杨聪笑了笑,没有说话。

“如果进了季后赛,队长……”主力阵容中守护使者选手孙明进也在三零一有些年头了,杨聪的退役,对这些人来说影响不仅是竞技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进了季后赛,杨聪就至少能再打两场。运气好的话,四场,甚至更多也不是不能够想象的……

杨聪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他感到遗憾,却感到职业生涯以这样一场联赛收尾,也是理所应当的。队友们都能够看出来,舍命一击是自己的节奏出了问题,但他们却未曾想过要去责怪自己。

他忽然想起来在第九赛季结束后就退役了的同期选手赵杨,临海的全明星,唯一没打过季后赛的全明星。在这一点上,自己毕竟要比他幸运一些了。

何况我还有这样一批真诚而热情的队友们。

“没有关系,明年,我们——三零一一定会再来拼搏季后赛。”

 

“我相信,明年三零一一定会进季后赛的。”

杨聪站起来,结束了这场发布会。下面的记者比想象中的还要多,闪光灯有一点晃眼。

尽管是全明星选手,杨聪却很少成为过新闻发布会的宠儿。三零一的话题性有限,上一次被这么晃到眼,好像还是第十赛季的全明星赛赛后……又或者是舍命一击带走了张新杰的石不转。

等到退役前,又来了这么一次。

比起很多选手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杨聪这样想。季后赛,三零一在为之拼搏,烟雨、呼啸、皇风等等也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冠军一赛季只会有一个,但梦想是人人都在追逐的。

在三零一的这些年里,一直有着梦想,有着一起前行的队友们,也就够了。

杨聪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要求很高的人,结果是重要的,但过程也是。

前联盟第一刺客转过身,走下了台子。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以选手的身份站在三零一的发布会上了,接下来的人生,还有很长。

 

战队在新闻发布会后就举行了告别仪式,结束之后杨聪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折返回来一头扎进了住了九年的宿舍。

他抬起头看了看屋里的电脑桌,上面的鼠标垫已经被磨得发白了。

“队长不留下来吗?”

宿舍并不大,这九年里从战队新人一直做到队长,杨聪一直没有搬过地方。二十平方米的地方,挤进了三零一现在所有现役的选手——无论是主力还是替补,新人还是老将,与行李箱一起,将这个房间的空隙填满了。

“出去散散心,还是会回到战队的。”杨聪将连在路由器上的笔记本拆下来,放进电脑包。“不要太想我啊。”

离别的气氛像是被这句话点燃了一般,“队长走好哦哦哦”、“站在冠军领奖台上会想你的啊队长”、“看到我们打进季后赛不要太怀念比赛的感觉啊”,乱七八糟的话全都蹦了出来,一瞬间倒不像在告别队中的灵魂人物,而是在开着嘲讽。

杨聪也笑了起来,那是一种释然的笑容。

“好啦,让我继续收拾东西吧。大家假期愉快。”

最后还是讲出了像一个队长应当说的话啊……

 

告别仪式后聚集在门口的粉丝们已经散去了,杨聪从窗口向外望了望,三零一的大门已经恢复了无比赛日的空旷。

该离开了,他提起行李箱,走进了电梯。

十秒后电梯门开启,杨聪看到了宿舍楼门口站着三零一下一任队长。

“队长,”潮汐的操纵者依然这样喊着他,“我送你去机场吧——箱子需要帮忙吗?”

杨聪看了看自己拉着的行李箱,摇了摇头。“不必了,没有多重……虽然退役了,我可也还没到30啊。”

 

“你在找什么?”刚出了门口,杨聪就疑惑地看到白庶在张望着四周。

“战队门口卖烤地瓜的不在了吗?”

“……”完全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应,杨聪也有些发怔,“最近要开会,城管查得严了一些吧,可能小摊贩不敢随便过来了。”

白庶叹了一口气,将视线收回来,“不在了啊,本来还想走之前给你买个烤地瓜的。”

“哪有一成不变的生活啊——并且那种东西哪里都有卖的,无所谓吧。”

“也不是,这个是三零一门口的啊。”

这句话让杨聪有些噎住了,他转过头,再一次凝视着三零一战队的门牌。

还真是足够怀念。

 

走出路口杨聪就掏出了副墨镜戴上,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也许是由于距离太近了,只有这时候,白庶才能够感到自己和身边的这个人都是生活在媒体记者笔尖的人。

“还准备回到战队吗?”白庶将这个问题重新问了一遍。

杨聪靠在座椅上,迟迟没有答话。有那么几秒钟,白庶甚至以为他要睡着了。

“你觉得呢?”结果这家伙却是将问题抛回给了自己。

我会带着三零一杀入季后赛的……不对,那么我会让你看到三零一前行的步伐,也不对。白庶想了想,不知道应当做什么回答。

“三零一战队不应该因为一个人的离开就感伤起来。”反而是杨聪自己将话题接了下去,“我可不希望下一任的队长总怀念以前那个风景杀的操纵者。”

“我们不怀念许斌,我们已经有了白庶吗?”白庶想起来自己到来后迎战微草的时候,主场粉丝们扯起的横幅。

“谦虚点。”

“放心,三零一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停滞不前的——你在队里待了九年,还感受不到吗?”

“你一年半都能感受到的事情,我九年怎么可能不知道。”

 

没有太多意义的对话一直持续到了机场,到了这里,白庶反而沉默了起来。

“被那群家伙们一拖,时间有些紧张了啊。”

白庶抬起头,看着已经换好登机牌准备去安检的人。那是张已经很熟悉的脸,在自己刚来到三零一时,碰到的第一个选手就是这个人。三零一的队长站在门口跟自己打招呼,迎接自己来开启新的荣耀旅程。

不到30岁,杨聪仍然还是年轻人,也是三零一的前任队长了。

“那我就去安检了,以后有时间还保持联系啊。”杨聪确认了一下行李箱和登机牌都已经带好了,挥了挥手,向安检处走去。

白庶站在原地,忽然他想起来自己还是有句话要说的。

“队长!”这个称呼恐怕是改不掉了,话一出口,白庶又产生了这样无意义的感慨。

杨聪回过头,看着他。身边是来来往往的乘客和送行的人。

“以三零一队长的身份我不会想要看到需要怀念操纵着风景杀的杨聪的那一天,”他顿了顿,有点担心自己的中文水平是不是能够将这段复杂的想法表达出来,“但是以白庶个人的名义,我可是希望队长你能够回来看到新的三零一获得荣耀。”

他总算将心中的想法组成了句子,一口气说了出来。

杨聪站在那里,沉默了两秒,白庶发现自己此时的心情,就如同第一次被指示潮汐过来掩护风景杀时一般紧张。

“谢谢。”他听到那个人这样说,“我会期待那一天的。”

 

END.

 

评论 ( 7 )
热度 ( 44 )
  1. 雨燕双飞栩阳别赋 转载了此文字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