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杨聪/白庶]觉悟

*蓝雨是被拖进来躺枪的,先说一声对不起OTLLL

*白庶路痴是个私设(x

 

“来自蓝雨的邀请吗?”

三零一度的队长在走向训练室的路上微微地偏了偏头,但并没有完全转过来。白庶发现,自己看不到对方全部的表情。

“蓝雨很好啊,年年都能进季后赛,都是争冠阵营,并且很会发掘选手们的潜力,允许不同的选手有自己的风格,而不是让选手们一味的妥协。”

白庶跟在他斜后方,保持着半步的距离。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今天做不到与往常一样,跟队长并肩走。

“虽然不高兴承认,不过确实比三零一度强啊。”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杨聪已经像往常一样推开了训练室的门,并示意白庶也一起进去。

 

白庶不是很喜欢T市的夏天,一是因为温度要比英格兰热上不少,二是荣耀联盟每个赛季一到夏天就结束了。

夏天杨聪一般都会多留几天在战队,抢抢BOSS,带一带训练营里的少年们。白庶在上个赛季夏天就留下来了,结果杨聪以一种感谢的眼神看着他,说既然你过来帮着抢BOSS我就先回家了,训练营里的小骑士们多带带。

白庶那时候简直哭笑不得,但是他想了想找“哎队长跟我一起抢BOSS吧抢到机会大”这种借口又有点蠢,结果一个人在战队待了半个月。

杨聪是三零一度里第一个跟他打招呼的人,并且是个毫无架子的队长,待人处事都做得恰到好处,白庶从来都没有从他身上感受到队长的压迫力,但他却意识到,杨聪身上有一种让人无法不信服的感染力。

服气,这是最开始见到杨聪的一周的感想。

表现自己,这是第二周。

跟上这个人的脚步,这是来到三零一度后一个月的想法。

想要和队长接触,这是最后升华出的情感。

于是他在来的半年后主动跑去跟杨聪申请留队帮忙,结果碰了一个微妙的钉子。

 

白庶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杨聪开了机,插进风景杀的账号卡。那张账号卡已经显得有些旧了,是荣耀刚开始的初版账号卡,听说是杨聪从网游里带进来的。

联盟初期有年龄限制,所以杨聪第三赛季才成为三零一度的正式选手。

不然他可以多打一年的,白庶这样想。

杨聪要退役了,这个是三零一度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事。白庶听说在自己来的那一年,队长就有了退役的想法,只是因为放不下战队,又多打了两个赛季。

第十二个赛季结束了,这一次三零一度的队长是真的决定要退役了。

风景杀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杨聪也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这件事。联盟里没有什么优秀的刺客,虚空的李迅年纪也不小了,白庶有时候偷偷猜测,会不会是像自己来的时候那样,从国外引进选手。

但一切都是猜测,白庶觉得,就算自己去问,对方也不会说。

杨聪一直在正视退役这件事,就像是早上起来要吃早饭一样,可他也不怎么提起退役的事情。

白庶看着他进了训练系统,知道杨聪是要先练一会儿,再穿马甲去神之领域刷BOSS。

 

“哎,你不登陆吗?”

像是他终于被杨聪注意到了,白庶下意识地“啊”了一声,僵在自己的座位上。

“有心事?”

杨聪在做着跳跃练习,白庶稍稍靠过去看了一眼,确认队长还是专注于训练练习中。

“队长,你对蓝雨的邀请怎么看?”

“我不是说了吗,蓝雨不错啊,虽然他们没有骑士,但以你的能力,融入到蓝雨的打法里也不难。”

这个问题得到的仍旧是一本正经的答复,虽然知道杨聪也只会这么说,但白庶心里却还是有点不甘心。因为面对的是自己,所以他会说从个人角度来看待这个邀请,那么战队呢?就算不作为队友,只是作为三零一度的队长……

“队长觉得我应该接受吗?”

杨聪没有回答,接下来的半分钟里他完成了正在做的这次练习,随后将风景杀停了下来。

“这个,是个人选择吧。”

“……”

杨聪转过头来,用认真的表情看着对方。“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转会是一次重要的抉择,我希望你能够用自己的判断来选择,我能够说的,也只是分析一下蓝雨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帮不了你更多。”

 

白庶忽然想起来另一件事,三零一度并不是第一次碰上队里核心转会了,潮汐上一次易主,正是自己接替了去了微草的许斌。

许斌奔赴微草的理由和自己犹豫着蓝雨的一样,为了冠军。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和许斌也交手过几次,大致能感受到这是个怎样的人。许斌并非不喜欢三零一度的,主场打微草的时候,他还会跑来战队晃悠两圈。

但是从前的三零一度,给不了他冠军;现今的三零一度,也给不了自己冠军。

“之前许斌转会去微草的时候,队长是什么想法呢?”

听到这个问题杨聪也是愣了一下,两年多前的事情,要说近也不近了。

“就那样吧,小许去微草也没什么错,对个人发展来说,是挺好的。”杨聪已经退出了训练系统,取出了风景杀的账号卡,白庶意识到,他这是准备停止训练,直接翻马甲进网游了。

“那战队呢?”

“你不是就被挖来了嘛,三零一可没那么脆弱。虽然不是强队,但一个人的离开,影响没有你想象得大。”

杨聪拉开抽屉,翻出两个账号卡,自己留下刺客的,将骑士的马甲丢给对方。

“俱乐部的人刚才Q过来说暗夜流光索尔刷新了,虽然就是70级的,不过还是抢一下。”

 

白庶接过账号卡,登陆了网游,向暗黑殿堂赶去。杨聪这话说得也没有错,虽然只是70级的野图BOSS,但暗夜流光不仅是暗夜系的,BOSS本身更接近刺客这一职业,掉落的材料和武器对风景杀来说总会有一点帮助。三零一度不是什么大战队,抢到这个BOSS的次数也数得过来,他想,这次要努力抢到了。

因为已经做了决定,去蓝雨吧。

并且杨聪也要退役了,无论怎么看,这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次的并肩作战。

这一次三零一度还是有些优势的,同一时间安龙高地的75级野图BOSS龙剑士也刷新了,75级,又是剑士系,大俱乐部的精英团都在向那边赶,去暗夜殿堂的人反而要少一些。

白庶用的马甲登陆的地方却不算太好,他先要从野外进个主城找传送点,再跑去暗黑殿堂,一路跑得有些寂寞,扭头一看杨聪的那个刺客号已经快到目的地了。

“队长……”

杨聪“嗯”了一声,以为对方是要问准备用什么战术来抢暗夜流光,“暗夜流光的体型跟玩家差不多,我们刚过去的时候可能一时找不到BOSS在哪里……”

“队长,”话却被白庶打断了,“我想问你一下,这么多年为什么会一直留在三零一度呢?”

话一出口白庶就觉得自己问错了,这个问题怎么听都像是嘲讽,这么多年三零一度没有冠军,也看不到夺冠的希望。

杨聪听到这句话也愣了一下,暂时还没有公会开BOSS,确认了这一点,他才将角色停在了离暗黑殿堂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因为我喜欢这里啊。”杨聪的语气,一如闲聊时的平淡,这个问题在他眼里,就像是“早饭吃了什么”一样简单。

因为答案就这么一个,简单而坚定。

白庶还想说点什么,这一次被打断的却是自己了。

“烟雨的人开BOSS了。”

 

走下从G市飞往T市的飞机,白庶急匆匆地向三零一度赶。明天这边就会开新闻发布会了,宣布他转会去蓝雨的事情。

发布会上另一个重头戏是从三赛季加入三零一度,至今已经打了十个赛季的老队长杨聪退役。

已经都十个赛季了吗?从18岁到28岁,整整十个年头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这个年年都在为季后赛名额而拼搏的战队。

一路回忆从英格兰来到T市后发生的种种,白庶忽然觉得他想再跟杨聪说几句话。

他走进训练室,这里并没有一个人。白庶怔了一怔,不由得嘲笑了自己智商硬伤了,明天就要开退役的发布会,杨聪怎么可能在今天还跑来训练?

但无论是活动室、休息室,都找不到这个人的身影。最后他来到杨聪的宿舍门口,伸出手去敲门,只敲了一下,门就缓缓打开了。

虚掩着门的房间里,在自己坐上去G市的飞机前就已经打好的行李,又都铺了起来。

书架上重新摆上了杨聪平时看的几本书,CD盒也放回了电脑桌上,白庶没有去打开衣柜,但他相信那些已经叠好的衣服,又从箱子里拿出来放了进去。

杨聪宿舍里的东西不多,打包和还原都费不了太长时间。但问题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情况呢?

白庶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杨聪一般都是在战队的。

他冲出了宿舍,在楼梯口差点撞上了高杰。

“哎,从G市回来了啊?”

“嗯。”白庶顾不上思考高杰看着自己的表情为什么显得有些奇怪,只是急急地问“队长不在战队吗?”

高杰以看着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但还是给出了答复,“杨队下午说去古文化街那边逛逛。”

 

古文化街是T市的一家商业步行街,当地人并不常去的,白庶在T市这几年也去过两次了,但令他哭笑不得的是,每次去都是跟着杨聪一起去的。

理由很简单也很难为情,他是个路痴。古文化街上百多家店面,白庶一直都绕得不是很明白。

现在白庶站在景区正门,犹豫着要不要买票进去找人。

五分钟后他放弃了这个不聪明的举动,白庶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哦,我不在古文化街啊,当地人都不太去那边的你不知道吗?……嗯,附近,鼓楼东街这边,老城博物馆,找得到不?”

下一秒白庶泪流满面,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没有买票进去。

 

等到白庶在T市老城博物馆门口看到杨聪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我真担心你去了G市第一天就迷路在去晓川的路上。”杨聪感慨地看着对方,“都这个点了,外面吃个饭吧?”

附近的书画乐器精品城里就有一家狗不理,T市的老字号了,白庶知道杨聪一直很喜欢这家的包子,丝毫不奇怪对方会拉自己过来吃。

白庶急急地坐下来,喘了口气就问上了,“队长我回去看了,你行李又都拿出来了?”

杨聪翻着菜单,像是拿不定主意,“是啊——精肉的还是蟹黄的?”

“……都行吧。”

“服务员,小笼三鲜,小笼蟹黄……嗯,再来个韭青吧——凉菜你要点什么?”

 “都行吧,队长你对这边熟——怎么都又拿出来了?难道说你不退役了吗?”

杨聪先招呼着服务员点完了单,这才合上菜单转过头来看着坐在对面的人,“刚才那些应该够吃,不够到时候再加点——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白庶彻底没脾气了。这么些年的接触中他早就意识到,自己觉得很重要很紧急的事情,在杨聪眼里看来根本不是那样。

“我刚才是在问,队长你难道……不准备退役了吗?”

杨聪点了点头,“已经知道了啊?知道了还跑来鼓楼东街找我当面问,回去问不是一样。”

白庶叹了一口气,他看不出杨聪此刻在想什么,刺客的战术意图,本来就不该被猜到的。

 

杨聪是一个不会改变自己做出的决定的人,白庶一直这么看待自己的队长,但今天他忽然发现他从来都看不清这个叫杨聪的人。

这样重要的决定,怎么会忽然就收回了?

杨聪为人处事的风格和风景杀的战斗风格并不相同,在网游外,白庶此前从未见过他收回已经做出的决定。

忽然就决定不退役,一定有很重要的原因吧?

杨聪没有要说下去的意思,白庶只能自己猜测。老实说,28岁的年龄,在联盟里虽然是老将了,但也不算是老得可怕。之前兴欣那个前蓝雨队长,可是一直打到快33岁才退役的。

是还想要继续战斗下去吗?

“这样做,可以吗?”

“退役还没有正式宣布嘛,收回决定也没什么问题。也不会受到一年远离联盟的限制。”

不对,自己想问的不是这个问题。

“队长我是说……收回退役的决定,对你来说,会有不甘吗?”

这一次白庶直白地问出来了,不想再绕圈子,他知道自己打哑谜的水平根本比不过眼前的队长。

“有啊。”这一次杨聪倒是回答得很爽快。

 

“你喜欢三零一度吗?”三屉包子已经端了上来,杨聪倒了点醋在自己碟子里,像是不经意地问出来。

白庶沉默了几秒。尽管要转会离开,但他确实是喜欢着这个战队的。从荣耀到生活,三零一度并不是多高调的战队,可是很温暖。

并且这里也有用熟了的角色,令人感动的队友们。

还有眼前的这个人。

“喜欢的。”

杨聪点了点头,“是啊,我也喜欢的,所以我没法在这时候退役。”

白庶等着他说下去,却没有等到下文。杨聪已经干掉了四个包子,并且正在吃着第五个,而自己的筷子还干干净净的,一点油都没有沾上。

“为什么呢……”白庶低声地念着,杨聪也没有催他说话或者是吃饭,而是平静地吃着自己的晚饭。

三分钟之后白庶的脸色变了,如果有镜子的话,他想自己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是因为……这样吗……”

“许斌走了不要紧,潮汐留下了,战队也引进了你,那时候我也还在。”杨聪在这时候才接了下去,“唉,你怎么不吃饭——但这次不同,蓝雨是直接打包带走人和账号。训练营里,没有太优秀的年轻人能够接得过风景杀啊。”

这一次,潮汐离开,风景杀再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的话,对三零一度的打击是很大的。

白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没有办法看着战队陷入困境啊——再怎么说,我可也是三零一度的队长。只有三零一度,我做不到放下呢。”

白庶坐在这个人对面,心中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不去蓝雨的话,如果不离开的话,如果那时候就拒绝……

杨聪自然而然地给对方夹了个蟹黄包子,“别光顾着发呆,去了G市挺远的,这个就吃不到了。”

白庶觉得自己的手无法握住筷子。

杨聪的话却还在继续,“别想太多,做出了决定,没什么可后悔的。你看这么多年我也就收回了一次决定嘛,一旦后悔,就等于是放弃了奔赴未来的信心。”

“……所以吃饭吧,都凉了。”

 

白庶几乎是狼吞虎咽地吃掉剩下的那些包子的,像是不用这样的办法就不能够掩盖自己心情的慌乱。

因为三零一度,三零一度啊!

这个答案本来不就该一上来就想到吗!杨聪对三零一度的爱,早就超过了战队中的每个人,甚至连战队的老板,恐怕都不敢说自己对战队的爱深过杨聪。

最后一顿晚饭了,白庶想。恐怕自己在随着蓝雨客场跟三零一度交手的时候,都没法直视这个人的眼睛吧。

他将头埋得更低,不敢去看对方,视线中却出现了装着醋的瓶子。

“不用吃得那么狼吞虎咽,加点醋慢慢吃,我又不至于把你一个路痴扔这里先回去。”

这一刻白庶觉得自己坚持不住了,他甚至觉得下一秒澎湃的情感就要喷涌而出。

白庶咬了咬牙,抬起了头。

“队长,谢谢你。”

 

END.

 

究竟是要有多企鹅才自己给自己写生贺啊OTLLLL

大概是杨白→杨聪/三零一度(喂……

 

评论 ( 14 )
热度 ( 23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