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杨许杨]未曾改变

食堂的自助早餐和平时完全一样,许斌端着盘子一路走过来,随手选了几样平时常吃的,移动到了靠角落里的位置。

对面已经有人坐了,许斌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表,自己到食堂比平时晚了五分钟。

他坐下来,刚拿起筷子,就听到了“准备走了?”的问话。

“……嗯。”许斌拿起馒头的手僵了片刻,点了点头。“也对,你是队长,这种事情一确定下来,战队里肯定你最早知道。”

许斌说完这句话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又说不清问题出在哪里。他低着头,看着刚掰开的馒头,等了半分钟,对面也没有把话题接下去。

“你是不是觉得……”许斌咬咬牙,决定自己把话题继续下去。结果他一抬头,才发现杨聪没有回应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正在喝粥。

“粥有点烫。”杨聪像是在解释自己没有立刻接话的原因。“微草是个好地方,战队也提供住宿,不用担心房租。”

在听到住宿两个字的时候,许斌就把刚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想起来以前闲聊的时候,杨聪曾经说过他在关注B市的房价。

许斌狠狠地咬了一口馒头,表情有些难受。

“唉,战队的馒头碱总是放得太大了,你倒是喝点粥。”杨聪同情地看着他,并不提刚才吓了许斌一跳的那个话题。

许斌沉默地端起紫米粥,只喝了一口就觉得舌头要被烫得没有感觉。他站起来,跑到餐桌前倒了一杯凉水灌下去,足足缓了两分钟,才跑回先前坐的地方。

“队长你果然是在报复我吧?”许斌刚问出这句话就觉得自己又脑抽了,三零一的队长杨聪,并不是个喜欢捉弄人的家伙。

“我报复你什么?”对面的人好整以暇地拿着勺子舀起粥,放在嘴边吹了吹,“我早就跟你说过,粥挺烫的。”

 

杨聪是一个特别生活化的人,许斌在来到三零一的第一年,就发现了这个问题。三零一的队长对待荣耀的态度无疑是认真而严苛的,但取出账号卡后,他会迅速地回归到日常生活中来。

今天早饭被紫米粥坑害到,只能说是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

在荣耀圈有着“磨王”之称的许斌,平时也是个慢性子的人,因此被热粥烫到这种事情,活了二十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碰上。当杨聪轻描淡写地问出“准备走了”的时候,许斌一瞬间觉得会遭到队长的盘问,他已经开始想要如何回答杨聪提出的问题才比较恰当,结果杨聪倒是淡定地喝起了粥。

杨聪也许没把自己要离队当成一件大事吧,他忽然闪过这个念头。

 

“战队已经放假了,队长还留在这里吗?”终于勉强地吃完了早饭,许斌看了看对面,杨聪仍然像往常一样,等着他一起吃完然后去训练室。

就好像自己要转会还只是停留在前几天的传言时一样。

“唔,你不也留在这里吗?”

许斌有些说不出话来,自己会在这时候还留在战队,只是因为要处理转会去微草的相关事宜,并不是为了训练或者什么别的目的。他低下头思索了一下杨聪留在这里的目的,想来想去就只剩下一个。

“是银武有什么需求吗?”

许斌自己是没从技术部那边听说又需要什么稀有材料,三零一虽然算不上豪门,但这些年来,战队仓库里的东西也并不少,不论是风景杀还是潮汐,或者是高杰的星辰剑,身上的银武都已经可以满足操控者们的需要了。

不过毕竟自己是要离开的人了,抢boss的事情不让他许斌帮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我还要在战队多待几天,boss的话我跟你一起去抢吧。”

 

“哦,倒不是要抢野图boss,”结果杨聪迅速地否定了他这个猜测,“有些别的事情需要我留下来帮忙。”

许斌忽然有些失望。他自己清楚,抢boss其实是一个借口,自己真正的目的在于想多跟这个人一起打一会儿荣耀。

许斌是第六赛季加入三零一战队的,那时候杨聪就已经是队长了。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站在团队赛的比赛台上时,杨聪对自己说了句“别紧张”。那个声音,在戴上耳机后,还一直在脑海中回响。

杨聪不仅是带着自己融入职业联盟的前辈,也不仅是所在战队的队长,更是一起配合了三年多、在赛场上磨练出友情的好搭档。

许斌想,除了抢boss,自己也想不出来什么理由跟杨聪一起打荣耀了,三零一的训练系统里并没有给双人设计训练方案,团队模拟战的话,现在还留在战队不去享受假期的选手人数也根本凑不够。

也许还能编出一些理由,不过怎么看都会很牵强。顺其自然吧,他想,这也是杨聪一直以来的生活理念。

 

“不过既然你还在这边,能不能过来帮个忙?”

许斌正有点感伤于要离开三零一和熟悉的队友,就听到了走在身边的人的发问。

“没问题啊。”

杨聪拉开了训练室的门,坐下来熟练地开机。在不到一分钟后蓝天白云的桌面已经显示出来,许斌注意到,杨聪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插入风景杀的账号卡,而是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U盘。

杨聪将U盘插进去,许斌睁大了眼睛,看到里面只有一个叫做“白庶”的文件夹。他看着杨聪点开里面的视频文件,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你不是要去微草嘛,微草那边有全明星的骑士独活,潮汐这个账号卡就没人用了,战队想找个选手来接潮汐。”

许斌在脑中浏览了一下联盟中的骑士选手,除了刚退役的邓复升和自己,也就只有霸图有个郑乘风,但这位选手并非主力,技术也一般,三零一用他来接手潮汐的话……

没有容得他多想,视频已经被点开了,许斌能看出这是一场正式的比赛,但从录像方式到比赛打法,都和荣耀联盟有着那么点区别。

他的目光随着比赛里Sprout队的一个骑士角色移动,“就是这个人?”

“嗯,这角色的操控者叫白庶,这个是英格兰荣耀超级联赛,赛制和我们这边有点不同,你就看看他的技术打法和意识就好。”

许斌也隐隐约约猜到杨聪是叫他过来帮什么忙了——这个叫白庶的家伙,肯定就是战队看中想要邀请过来的选手,倒是没有想到会是从国外引进。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杨聪直截了当地把这件事和盘托给自己,并且要自己一同观看白庶的比赛视频。

 

这是一场团队赛,许斌看着视频中的骑士Bough开了十字军审判,剑盾乱舞掩护住本队的刺客完成舍命一击,不知道是不是计算错误,对方的拳法家并没有死在舍命一击下。

拳法家这种血厚的职业,Sprout居然也敢玩舍命一击,许斌刚在心里吐槽着这个战术,下一秒却表情僵硬了起来。

拳法家的hp已经为零了,完成最后一击的并不是刺客的舍命一击,而是Bough的一个低级技能——击退。

即便刺客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白庶的骑士也能补刀完成战术配置吗?

不,或许并不是计算错误,Bough的补刀很可能就是战术中的一个环节。

连着看了七八场Sprout的团队赛,许斌不得不承认,白庶无疑是个优秀的骑士选手。不论是意识,还是技术,都并不会在自己之下,倘若这个人加入三零一,那么自己能绝对胜出的,也就只有对国内荣耀联赛的熟悉程度了。

并且,这个人确实很适合三零一,毕竟Sprout中已经有两名刺客,骑士与刺客的配合,这家伙已经极其娴熟了。

后面几场比赛,许斌没有看下去。他想象着潮汐被另一个人操控的样子,风景杀的身边仍然是潮汐,但杨聪身边的机位却不再是自己了。

这本来是在决定转会前就考虑到的事,可一旦潮汐的继任者成为了现实中存在的事物,许斌却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情比之前要烦躁上很多。

 

“你感觉这个叫白庶的选手怎么样?”杨聪关掉了视频,转过身来看着他,“战队昨天通知我了,说你已经跟微草达成了协议,并且给了我这些文件,让我给个参考意见。”

战队要引进谁是轮不到选手们说话的,但从第三赛季就为三零一效力的队长杨聪,仍然有着给出参考意见的地位。

“队长你……觉得呢?”

杨聪想了想,点了点头,“白庶是个意识和技术都很优秀的选手,我觉得引进他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唯一的短处可能就是对国内的荣耀联盟不熟悉,不过有了这个假期的磨合,应该没有问题。”

许斌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杨聪欣赏这名选手,他是猜得到的,既然身为队长的杨聪已经给了肯定的意见,那叫自己来看这些视频,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再怎么说,我也是玩刺客的,而你是正牌的骑士选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许斌无法做出否定白庶的回答。

“你觉得他适合潮汐吗?”

然后他听到了这个问题。

许斌沉默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杨聪,队长的表情依旧是平静的,对杨聪来说——不,对三零一的队长来说,这是句普通问话。

终于他放慢了语速。

“适合不适合潮汐,只看这么些视频我还不清楚。但我觉得,他确实很适合做你身前的骑士。”

对一个有“磨王”外号的人来说,语速稍微放慢一点,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许斌想,自己也只是做出了一个平淡无奇的回应。

平淡无奇,挑不出毛病的一个普通回答。

但是他却觉得头有点痛,血液很难继续大量地供应上来。

 

“最后一次在这里吃早饭了啊。”许斌将馒头掰开,涂上豆腐乳,咬了下去。

杨聪仍然端着小米粥,许斌看着他,想起来杨聪喜欢在冬天用热腾腾的饭菜取暖。

“不用说得那么绝嘛,以后来这边比赛,随时欢迎你过来吃早饭啊。”

“这边又不是没有好的早点铺,我还不至于巴巴地跑来战队食堂蹭饭吧……唉你说得还真对,食堂的馒头碱一直都放得有点过头。”

杨聪笑了笑,“没事,微草那边的食堂,应该不至于把馒头做成这样。”

许斌说不清是刺客这个职业影响了杨聪,还是杨聪本来就是这样的性格,他总觉得自己这几天一直在被杨聪平淡的句子噎住,就像现在一样。

“……队长以后来B市的话,也过来吃下食堂呗。”许斌终于还是咽回了在嘴边的话,轻描淡写地做出了回应。

“哦哦,希望微草的食堂不要再像六年前一样了——”

“六年前?”

杨聪放下了碗,又多夹了些咸菜放进粥里。“第三赛季嘛,那时候联盟可不像现在这么兴隆,什么条件都配备好了。为了方便,打客场比赛有时候就去主队那边吃个饭。微草的食堂那时候也不算太好,冬天过去,塑料椅子坐起来还是有些冷的,不像现在大家都铺了坐垫。”

“哦……”

 

由于是个慢性子,许斌每次吃饭都要比杨聪慢上很多,经常都是杨聪早早地清光了面前的盘子,打一两盘手机游戏等着他吃完。不过这一次,倒是许斌先放下了空碗。

“怎么吃那么快,发布会还没到时间呢。”杨聪看着他,也有些讶异,“今天粥还是挺烫的,你没事吧?”

许斌深呼吸了一口气,或许再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快地吃饭了。

“我知道发布会还没到时间,不过按照安排,吃完饭就该过去了吧?”

杨聪点了点头。

“……队长,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非要拖到现在才说……连许斌自己都有些无奈,但不到最后一刻他实在不敢说出来。

“这么正式啊?”杨聪又笑了笑。

“我……”一接触到这个人的目光,许斌忽然觉得,无论什么话,他都说不出口。他做不到看着对方的眼睛,表达出心里的感情。

“……队长,尽管我转会走了,但我……真的很喜欢,和你一起比赛的感觉。”

最后他放弃了。一个小时后,发布会就要举行,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杨聪张了张口,像是想要说什么。许斌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站了起来,将手搭在自己肩头上。

“嗯,我也很喜欢你这个队友。”

 

站在三零一战队的门口,许斌想起来不到半年前自己说过的话,懊悔得想要把舌头咬掉。

“过来蹭饭啊?”五分钟前在电话里,那个熟悉的声音乐呵呵地说着。杨聪倒是没有翻出来自己那句“我还不至于跑来战队食堂蹭饭吧”来打脸,但许斌自己却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门很快就被打开了,杨聪站在门口,向他招手。

食堂不像训练室一样不对外开放,像许斌这种老队员,跑回来吃个饭是没有问题的。杨聪刷了两次卡,许斌扫了一眼食堂内的陈设,还是跟以前一样。

“没变嘛。”

杨聪只是笑了两声,夹了个馒头放进他的盘子里。

“哎,今天馒头真好吃啊?”在熟悉的角落里坐下来,许斌疑惑地看着咬了一口的馒头,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他又掰了一块还没有涂上腐乳的,放进嘴里。

“现在食堂不用碱发面了,改用现成的酵母粉——所以不会有碱大了的情况。”杨聪解释着,“你走后三零一也不是在原地踏步呀。”

但没变的是许斌又被紫米粥击杀了,这次倒不是粥太烫,而是由于杨聪的话。

“你还是拿紫米粥没办法啊?下次换南瓜粥吧?”

许斌咳了两声,摆摆手,“没事没事,不怪这粥,是我好久没喝了……”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掩饰,他还补充了一句,“微草那边不做紫米粥的。”

 

两个人默契地不谈论荣耀,毕竟晚上就是比赛,还是要避讳一些的。

“在B市住得怎么样?”

“大城市嘛,设施都不错,就是每天出门的时候空气质量实在有点悲伤。”

“嗯,还好你们今天过来比赛,今天B市是重度污染啊,污染指数294呢。”

许斌“啊”了一声,“这么高啊。”

杨聪把手机递到他眼前,天气预报的app中用户设定了两个城市,除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B市了。

两个城市?

许斌猛然想起,之前不是这样的,虽然杨聪时不时看一下B市的房价,但是杨聪的手机他是拿来玩过游戏的,那时候这个app中,用户设定的城市只有一个。

“出门的时候注意点啊,污染太严重就考虑戴个口罩吧。”杨聪还在说着这个话题,许斌却忍不住偷偷地笑了起来。为了掩饰这种微妙的快乐,他抓起馒头咬了一大口。

 

杨聪仍然是早吃完饭的那一个。许斌注意到,这次杨聪并没有拿着手机打游戏。

他自己吃得还是比较慢,但无论怎样,也没有理由在三零一战队留太久。

当紫米粥碗见底的时候,他听到坐在对面的人说了一句“加油啊。”

“晚上的比赛吗,队长你这么说可……”

许斌顿住了,第六赛季入队开始,他就一直在喊这个人“队长”,现在也没有改过口来。

杨聪却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他伸出手,一如半年前一样搭在许斌的肩膀上。

“不是指晚上的比赛,是指未来……”他想了想,“我是以朋友的立场来祝福的,可不是今天的对手。”

许斌在脑中迅速过了一遍这句话的含义,也伸出手,放在了杨聪搭过来的手上。

“队长,你也是。”

 

END.

 

评论
热度 ( 19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