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6

06

 

直到大赛开始,解燕白才真正地对中达书府的实力有了一次全面了解。

他一直知道自己所在的中达书府是六大之一,书府中高级卡修不计其数,出过的名人自己根本数不过来。但一直被排斥在核心学员之外的他也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数目的年轻卡修。

报名这次大赛的学员有近百人,一眼望过去,在他认知中实力高于自己的就至少有20人。

中达书府人才济济,前几天才建立起来的信心又化作飞灰。

从负责大赛组织工作的学生手里拿了个号码牌,解燕白低头看了看,65是个熟悉的数字,至于熟悉的原因却有点尴尬——65欧迪是自己每日在食堂帮佣的工钱,这已经是米夏青替他说了几句,争取到的以工读生名义的补贴了,可攒下来的钱在交完学费后仍旧剩不下多少。

寒酸可以说是解燕白此时的写照。看看身边的参赛学员,先不说手腕上的度仪都是何等水准,单说身上的衣着,都足够优雅大气显示身份。他自己身上还穿着制式服装,连定做合身衣服的钱都没有。

解燕白在人群中穿梭着,想要去寻找自己的对手,抽中66号码牌的学员。才走了两步,便被工作人员拦住,示意参赛学员要按照号码位次排好顺序。

「你倒是听着点提示啊?」

解燕白忙不迭地道歉,这种大赛对他这个土包子来说还是头一次参加,难免有些乱了阵脚。好不容易找到自己该站的位置,解燕白看到对面站着一名跟自己个头相仿的男性学员。

也算是他运气好,对手并不是认识的人——至少意味着对方的实力未必比他强。解燕白站定了,在裁判的示意下,向着对手伸出手去。

裁判解燕白是见过的,来自华区的一名中级教师。上一年他曾经执教过解燕白的班级,并对解燕白这名感知强度费劲巴力才突破三级的土包子不屑一顾。

对面的男生客气地也握手示意了,裁判示意双方背过身去向后走到考核场两侧。「比赛过程中,可以全力以赴攻击,不需要收力。凡是被击出场地外的,判负。遇到无法抵抗的对手时,可以喊认输,由我为你们接住对方的攻击。」

解燕白走了两步,有些毫无缘故地回头看了一眼。他自己都说不清这个行动出于什么意义,却看到了有些尴尬的事情。

自己的对手正拿了块手帕擦手,令人无法不产生「是嫌弃对手吧」的观感。

解燕白楞在原地,一时间挪不动步子。直到裁判开口催促,他才向比赛开始的站位位置走去。

 

普居区出身的解燕白,论家世天赋可以不如华区生源,但论努力程度绝对不会输。

每天课后5小时雷打不动的训练,导致解燕白每天沾床就着。就连水清妍都劝他可以稍微放松一下,不需要把自己逼迫得过紧,但这样的劝说对于这个弟子显然是无意义的。

联邦综合学府,这些年来在卡修界的地位甚至是要比中达书府更高的。窦波和米夏青一样,都是各自学院新生代的领军人物。天赋、地位、传承,以及被学院重视的程度,都和自己有云泥之别。

换做从前,将击败窦波这样实力的人物作为自己的目标,那是解燕白从未想过的。他只是希望能够成为中达书府的核心学员,获得一门传承的学习资格,毕业后能凭借这份经历和实力找到个适合自己能养家糊口的工作。至于更高的理念,倒是没怎么想过。远期目标这种东西,在解燕白工作了20年的单纯脑子里,还没怎么存在过。

不过自从看到米师兄跟窦波一战后休养了七八天才再次出门,并被米夏青拜托了「复仇窦波」这个期许后,解燕白迅速地将这树立为了自己未来的目标。

以窦波为目标在努力的话,怎么能够倒在第一轮。

对手同样是四级中阶,只是抱着来参与一下的心态过来的。解燕白在开场就爆发,冲着一股拼劲,最终将对手打出了考核场。

 

「兄弟,这么拼啊。」

赛后握手的时候解燕白已经有些不情愿了,握完后再被对手擦手羞辱一次,又是何苦。然而这次倒是对手比他还要主动,解燕白迟疑了一下,还是伸了出去。这一次对手看起来很是兴奋,紧紧抓住解燕白的手,还摇了两下。

「我还以为同学你经常在食堂打工手上会沾到油烟的,有点担心,结果并没有嘛……」

「……」

 

在哭笑不得的第一轮后,解燕白运气非常好地抽到了一名在首轮中惨胜的对手。由于对方受伤退赛,解燕白居然直接就挺进了十六进八的比赛。

十六进八他抽到的是一名和自己同级入学的华区学生,比解燕白早九个月突破四级,现在感知等级应该是处在四级高阶的程度。

解燕白认识这名女生,女孩子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红色的劲装,马尾辫高高地扎起来,脾气如霹雳一般。裁判才刚讲完程式化的说明,这女孩子就抢在解燕白之前发话了。

「三年一班,扎卡。」

「三年五班,解燕白。」

扎卡手指一抖,淡蓝色的能量体释放出来,身前出现一道雷网。这网比起水清妍的光网可就要稀薄得多了,但是组成雷网的线条上持续小范围炸开着,雷霆带着麻痹的力量,历来是被卡修所讨厌的一种防守方式。

解燕白的胭脂红指论起来传承,要比扎卡的差上不少。雷网围绕着扎卡的身体旋转着,令解燕白找不到突破口切入。

雷网当然不是只用于防御,扎卡向前逼近,时不时将雷霆之力小面积集中,闪电像蛇信子一样突入解燕白的胭脂红指,打得解燕白忙于防守,光网支离破碎。

解燕白在前一天才刚能控制住光网,勉强能收束一些形成点对点打击,但在扎卡的逼迫下已经是节节后退,再有几步就已经到场边了。

裁判在内心判定这个普居区来的土鳖即将输掉这场比赛,他能看出扎卡的雷电控制能力也还不怎么成熟,已经开始做好了去救人的准备。

「解同学,自行认输吧!」扎卡再向前冲了一步,闪电的信子在最前端分叉,已经彻底击穿了解燕白的红色光网。若不是她的控制力不够精湛,这一次攻击就已经能够突破到解燕白的手臂上。

「不会认输的!」解燕白向后退了两步,反手释放出一道红色能量光束。那是他之前咬着牙扣下来没有融入到光网中的能量,强度能够穿透四星的能量罩。

光束擦着对手的辫子打过去,扎卡能够闻到头发烧焦了的声音。

对女生来说,头发被烧可不是一件小事,尽管还是在比赛中,霹雳暴脾气的姑娘还是愣了一下,竟然没能操控雷电再逼上解燕白一步,给了对手喘息之机。

 

解燕白四处打听到了窦波的传承。窦波,为联邦综合学府校长帕夫察科的嫡传弟子,所修的传承是万钧雷霆卡。解燕白曾经找到老师询问这张卡的特性,水清妍在诧异之余也给学生讲解了一番。

万钧雷霆在释放时完全不同于米夏青的七八个光圈鲜花般绽放,而是直接放出如成年人手臂粗细的蓝金色的柱状能量体,在身前炸成雷电密网。水清妍提到窦波的电网带有吸力,能在对手缺少防备的情况下拉近自己的身体。在窦波的控制下,电网可以凝聚成雷球,在被拉近的对手面前炸开来。若是比窦波实力弱一个等级的对手,几乎没什么生还可能。

眼前这名对手的战斗方式,就像是一个弱化版的窦波。以击败窦波为米师兄复仇为目标的自己,以窦波作为假想敌模拟过战斗的自己,如果倒在这里,就很难站起来了。

解燕白向后退了一步,自己把自己逼到考核场边缘处。再次激发着胭脂红指,操控着光网收成一束,瞄准了扎卡电网中最核心的部分。

那是雷电最密集的地方,同时也是一旦被击溃就再也无法聚力的地方。

解燕白狠狠一咬牙,将手中的能量梭推了出去。

「我认输!」明明已经觉得这个对手无法再发出攻击了……扎卡在第一时间将度仪中的能量罩卡切了过来,并快步向后退去,在全力进攻不修防守技巧的她看来,迎面打来的能量,自己的四星罩卡怕是带不来多少缓冲时间。

然而解燕白的能量梭并没有击穿雷网,也没有击穿能量罩,而是消失在了空气中。解燕白喘着气,跪在地上,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人。

米夏青划了两个泡泡大小的圆圈,迅速涨成脸盆那样大,仿佛将解燕白的能量吸收了。

扎卡跌在场地外面,裁判嫌弃地收回了自己的气流卡,教训着她「跑路才是第一位的」。

「恭喜65号学员进入下一轮。」米夏青脸上带着笑,伸出手拉了学弟起来。

解燕白舔了舔自己的有些干涸的嘴唇,是方才所没意识到的,发出最后一击前自己咬破了下唇流出的血的味道。

 

TBC.

 

PS.窦波的传承是我编的,反正窦波在原作里真的只是个NPC……

换了个工作仍然忙成傻逼,拖了很久才更……


评论 ( 16 )
热度 ( 10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