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7

07

 

到了八强这个阶段,解燕白已经是仅剩的普居区学员了。能够走到这里,解燕白自己是没有想到的。依照往年的经验,在这次比赛里能够进入前八的话,一般都会被录为核心学员,能接触到的知识、传承和教学侧重,都和此前有天壤之别。

不过此时的解燕白,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六大学府之间也都在暗中较量着,每家都有着自己严格的选拔体系。联邦综合学府历史悠久,地理位置也得天独厚,吸引到的人才较其他五大更多些;苦寂寺的学员数量是六大里最少的,并且与外界隔绝,传说枯寂而压抑,但能从苦寂寺中走出来的学员,无疑都是惊才绝艳之人;星院是海纳-梵森特的传承,论到底蕴中达书府恐怕难以与之相比;至于漠营和霜月寒洲,以解燕白这土包子的知识水平,就不怎么清楚了。但是他知道,中达书府在六大中,近百年来都没有排到过第一的历史。

越是对名声有追求,就越不可能吸收无能之辈,让核心学员所在的内院良莠不齐。解燕白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能走到这里,除了努力,剩下的就是运气。

倘若不是自己在三十二进十六时遇到了对手退赛,以不完整的状态面对扎卡,连一丝一毫的赢面都没有。

那么到此为止就已经满足了吗?解燕白抬起头,这日没什么云彩,不同于平时的温和天气,白灼的阳光有些刺眼。他很少有这种仰望正午的天空的经验,反而是看夜色看得多些。每日凌晨天色还未泛白,他便起来引导感知,要说见得更多的还是凌晨四点的上甘区。

那时候的中达书府,寂静而冷漠。是的,是冷漠。以温和开放在六大中闻名的中达书府,在没有什么人的时候,才回归本色。

在一天中最压抑的时间里都能够坚持下来,那么走到灼烈而耀眼的太阳下,反而要低头了吗?

解燕白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尽管刚才被扎卡痛击得还不怎么能缓过来,然而不愿意在这里放弃——渺茫的希望也是希望,如果这一点都抓不住的话,当年自己也没有机会从普居区通过严苛的选拔考入中达书府。

他死死地压抑住胸前和嘴角的痛感,走进了等待区。

 

已经是中午了,比赛台边上的工作席已经支起了棚子,供师长们休息,而等待区却还是让参赛学员在阳光下毒晒着。

解燕白转过身向工作区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米夏青。作为大赛的主持者,他此刻理应待在这里的。他想要转头去寻找一下米师兄在什么地方,但只是微微转动头部,脖子传来的痛感便让他只能选择整个人转方向。

解燕白是个缺少实战的卡修。在中达书府,学员能够使用的竞技场并不是免费的。毕竟各种设施的维护都要书府出钱,全部免费的话也是一大笔开支。对大部分华区的学生来说,这点场地费不算什么,但对于他来说嘛……

实战方面,自己肯定是比不上任何对手的,修为水平他估计了一下,自己也是八强最差,但同时自己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水老师当年不也是在天赋并不优秀的情形下成功考入了内院吗?解燕白自认努力和坚韧性不会输给任何人,八强已经接近自己的顶点,血赚不亏了。这已经是他最后一场比赛,无论如何……

就这样想着,突然他感到头部传来一阵晕眩。

 

这次大赛根本就没有给参赛学员安排休息的时间,连中午吃饭都不允许,走得越远的学员就相当于面对了车轮战。从开赛到八强战,都在同一天中进行,几乎每届都有黑马走到十六强甚至八强,但是已经在前面的苦战中耗尽了精力,再面对实力强于自己的选手就惨败下阵来。

这也是赛前水清妍最担心弟子的一点。她并不担心解燕白没有爆发力,也不担心这位弟子不够拼,但这样的赛制很明显就不利于靠奇迹和爆发走过来的修为一般的学员。

「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先放弃吧,如果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损伤的话,以后的路就更难走了。」

脑中响起水老师的话,解燕白低头看着被太阳暴晒的地面,干得容不下任何水分。

血与泪都会被蒸干。

他做不到就停在这里,放弃更进一步的可能——即便是那么微小。

 

八强战没过多一会儿就开始了,解燕白抽在了第三组对决,还算是给他留下一点喘息的时间。

其实学员们也不是都愿意抽到后面的,自己喘息的同时,对手也在利用这个机会恢复体力和精神。解燕白就一点也不希望。随着时间的退役,感觉自己越来越头晕目眩,即便一直在试图控制自己的身体,却最终还是坐在了地上。

炙烤的感觉从地面传来,但对于现在的解燕白来说,已经是触手可及的温暖了。他不禁开始怀疑,等轮到自己出场的时候,真的能够站起来吗?

 

米夏青一直严肃地站在工作席边,前两场的结果都是他预料之中的,实力使然。至于第三场的名单……

他招呼过来身边一个较为相熟的学弟,同他耳语了几句。

「谢谢学长,这场比赛我不准备放弃。」

解燕白大约知道这是米师兄的好意,他的实力有几斤几两,米夏青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他现在能不能激发出光网都是个不确定的情形,在正常人看来,他理应有自知之明一点,主动提出退赛。

但这不是他的风格。就算是爬也要爬上比赛台。

被米夏青指使过来的学员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这个没怎么听说过的学弟,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是米学长特意叮嘱你的,学弟你现在筛糠一样的腿,还怎么走上比赛台?」

解燕白沉默了,理智上他明白,水老师在赛前的话,和现在米师兄的建议,才是正确的。他自己的执着其实一点用都没有。

他攥起了拳头,却根本攥不紧。

「多谢学长的好意,但是我仍然想要参加比赛。」

 

米夏青站在工作席,侧过头去看着倒在比赛台上,软了一条胳膊的解燕白,没有露出什么过多的表情,只是示意负责医疗的工作人员将解燕白抬了下去。

八强战里裁判还并不是他本人,只是普通的内院学员。按照惯例,无论是此前的谯原还是现在的米夏青,都会等到了四强再作为裁判来裁决比赛。

这件事不能赖裁判,对手显然是走敏捷路线的。就连解燕白的对手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风刃竟然能够给对面带来这样的伤害。解燕白在青色风刃面前,甚至没有一击之力。

也是很少打出这样的成绩,下场的时候,这名女学员比医护人员还要紧张。甚至还是米夏青宽慰了她几句,告诉她解燕白肯定死不了,这才罢休

其实这种情况倒也不是中达书府头一次了,两届之前就有学员被打得比现在的解燕白还惨,一条腿直接断折了,足足半年才康复过来。

工作人员搬起解燕白的手和脚,将他放上了担架。米夏青离得较近,能够清楚地看到自己熟悉的师弟苍白的脸和像是要咬碎金属一样咬紧的牙关。

被对手的风刃劈伤的右臂软塌塌地垂在担架外,医疗人员将那条胳膊搬上担架,推着他离开了。

在场的观众有怜悯有惊讶也有嘲讽,而米夏青只是态度平和地看着比赛台上喷溅了十米开外的血迹被清理掉,然后镇定自若地主持着最后一场八强战开打。

 

走到八强后,就会按照实力将五至八名做出排序了。如果说另外三位输掉的选手的名次还有待探讨,解燕白的名字就毫无疑问定格在了第八。

「夏青,你对这名叫解燕白的学员有什么看法吗?」

只是招收核心弟子的考核,根本轮不到府主出面。中达书府内院的几名老师拿着十六强后的分析报告,跟米夏青坐在一起讨论。

「基本功扎实,天赋一般,靠着拼搏毅力和运气走到了八强。至于他的能力和潜能分析,已经在报告里体现了。」

米夏青扳着手中的笔,目光并没有聚集在报告书上。

「一开始我给他的评分是90,但是在八强战中解燕白的表现让我给他扣掉了10分。」

补充的这句话让谯原产生了好奇,看到80的评分时他还不怎么惊讶,却没想到米夏青还有这么一个调整。

「夏青,我看这位学员修为水平一般,天分也只是尚可,为什么你会认为他能值得90分?第五名也堪堪只有85而已。」在场的一位老师问出了这样的疑问。

米夏青翻到报告最后一页,那是他针对本次十六强的评语。

「哪怕没什么天赋,普居区出身,在书府半工半读,仍然能达到这样的成绩。我认为给到90并不为过。至于扣掉的10分嘛——」

米夏青将笔放在桌子上,目光平静而严肃,「八强中不自量力,不考虑后果,贸然出战,如果是在实战中,早就没命了,扣他10分是轻的。」

 

TBC.


评论 ( 8 )
热度 ( 9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