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8

08

 

解燕白是躺在床上收到自己被录入内院的通知的。这一次他伤得不轻,比赛结束已经七八天了,他仍然需要躺在治疗所的床上休养。

水师曾经来看过他几次,安抚了一下弟子的心情,并叮嘱他短期不能够再尝试着激发潜力。然而水清妍毕竟还有着自己的安排,她一离开,解燕白这些日子里跟人说话的机会少得可怜。

解燕白撑起身体下了床,试着用受伤的左手端水杯。才拿起来没多高,就已经感到坚持不住,终于又放下来。

米师兄是一直没来过的,解燕白也从未期待过。之前自己不知好歹地拒绝了师兄的好意,他怀疑自己早就被对方翻白眼无视了。

这一次比赛伤成这样,的确是他没想过的。在八强战中,被对手的青色风刃划过胸前的那一刻,他是真真切切感到了死亡的临近。勉强将全部的力气调动起来,眼前的风刃不断流转,避得过一道就会被边上的夺走性命。

中达书府的比赛台并不是生死无论的,且不说他们这个档次的比斗裁判不至于来不及救,就算是真被打出了致命性的伤害,比赛台上也有判定性的措施与急救方案。但这些对于没什么钱去比赛台试炼的解燕白来说,都是根本不知道的。那时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生命的终结,濒死的体验像是激发了什么枷锁。

也不算是坏事了,解燕白这样安慰自己。

但要说有什么难过和后悔的,大概就是医药费……在这类选拔赛中受伤,按理说医药所需的费用都是由书府出的。但解燕白有天拿着度仪刷了下自己的学员幻卡,才发现已经没剩多少个欧迪了。

他去问这边的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居然是「医药费由书府承担,但每日的营养餐仍然是学员自行支付」。

这个计划外支出让解燕白着实心疼了一阵。他本来每天的伙食都是靠在食堂蹭的,平日里除了为准备突破而买过几次优质食材外,没怎么在饮食上有过开销。每天看着自己幻卡中的欧迪数不断降低,解燕白皱着眉头,决定至少要在这周内就恢复身体离开治疗所。

 

努力也不算没有结果,过了两天解燕白终于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行走无碍了,虽然操纵气流卡还是失败了一次,但至少比不是卡修的普通人要好上一些。

他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物品,准备向治疗所的医护人员致谢并搬回宿舍。才擦完桌子,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解燕白有些慌张地打开门,进来的是他意想不到的人,不是水清妍,甚至不是米夏青。

劳昊站在门口,却并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他上下打量着解燕白,这让没太见过世面的普居区学生在鞠了一躬后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

被府主嫡传的劳昊学长用评判的眼光打量着,解燕白第一反应就是他在判断自己是不是有资格进入内院。是不是自己恢复的时长都成为评价的指标了?

房间的空气像是凝固起来,劳昊也不开口,就扫视着这名普居区出身的年轻人。

米夏青参与撰写的那些报告书他自然是看过的,对于师弟给予这名学员的评价,劳昊着实是有些感兴趣。等来到治疗所看到这名学员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印象。

「你现在气流卡会用了吧?」

这句话让解燕白迅速涨红了脸。他想起来在上一次见到劳昊的时候,自己差点就撞到他身上的事,一时间很是羞愧。

「回禀学长,已经熟练了。」

劳昊点了点头,又随口问了两句解燕白的传承。别的问题都还好,但只要谈到胭脂红指,解燕白那张朴实厚重的脸上就会洋溢起掩盖不住的激动。

劳昊静静地听完了解燕白的絮絮叨叨,评论了句「不错」,解燕白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是太过得意了,在不怎么熟悉的劳昊前面讲了这么多话,还让学长一直站在门口听自己扯。

「中达书府没有拿不出手的传承,能将胭脂红指修炼上去也很好。」劳昊到最后也没有说自己的来意,只是简单评价了一句。他才转过身要走,又像是犹豫了一下,补上一句话。

「米师弟很欣赏你。」

 

解燕白背着自己的包,一步步向自己宿舍走去。他现在可不敢用气流卡了,万一在没完全恢复的时候再度失败,就也太对不起自己刚才对劳昊信誓旦旦的发言。

他没想通劳昊的来意,自己的出身、传承这些信息肯定是记在书府的档案卡里,以劳昊的地位,只要有这个念头就能取得,根本不必跑来治疗所跟自己当面问上几句。

除非又是跟米师兄有关。

解燕白打定了主意,在回到宿舍安置好后,先去拜谢水师的照顾,再上门看看米师兄是否有时间听自己谢罪。

一路上他也听到偶尔有些路过的学员对自己指指点点,无外乎是嫉妒自己抽签一路狗屎运被选入了内院,或者是新生们怀着对准内院学长的敬仰之情。

反而是跟自己同一批进入内院的学员一个都没见到过。

 

「所以你今天过来是来道歉的?」解燕白迟疑地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答应了声才推门进去。米夏青正站在书架前收拾着什么,头也没回,听了来客的一番抱歉后随口发问。

「是的!」解燕白咬了咬牙,「我知道师兄一定对我当时莽撞的行为非常厌恶,而我也拒绝了师兄的好意……」

「没有。」解燕白像是找到了自己要看的书,抽了出来,转过身示意解燕白坐下。「是劳师兄跟你说了我对你的评价?」

解燕白茫然地摇了摇头,他也无法确定米夏青那个「没有」是指什么。

「八强那一场以我的期望来说,在缺乏准备,毫无余力,实力至少比平时低出两阶的情况下,面对还有五六分实力的对手,你应该直接退出的。所以评分的时候我另外倒扣了你十分。这个观点也写进报告书里提交给内院的老师们了。」

解燕白有些忐忑不安,米夏青的声音非常平静,并没有叱责自己或者恨铁不成钢,然而就是这样的毫无波动让他更加怀疑自己如今在米师兄心里是个什么印象。

「不过也不全是坏处。书府中的比试,是不论及生死的,然而在外面不一样,所以才会有我和窦波那样不论生死的决斗。早几年体验这种感觉也不错——更认识到自己的弱小了吧?」

解燕白点点头。

「卡修这条路,是没有终点的。中达书府内院这些年来多少学员,能成功毕业的不过十中有一,毕业后寿终正寝的也只是十有二三。其他星院霜月寒洲甚至联邦综合,这个数字的区别大概也不大。」

解燕白老老实实地听着师兄的教育,这个陨落比例比他想象中的要少很多了,毕竟平时提到内院毕业的学员,感觉都是天之骄子。每一代的天才们却都没多少能够活完这一生的,像他这种全然靠运气和坚持,天分不足的就更……

「每一次内院学员离开学府,所代表的都是中达书府的名誉。」米夏青起来倒了杯茶,递给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的解燕白。「而六大的名誉,也是靠着代代学员的成就和牺牲换来的。这些事情华区的内院学员基本都有所耳闻,但你大约不清楚。如果现在后悔的话——」

「米师兄,我不会后悔!」

米夏青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并没有对解燕白这句发誓一样的言语做出什么回应和后续,反而是拉起解燕白伤还未全好的左手,「你现在治好了?」

「是的,完全没问题!」

米夏青转了转眼珠,右手五指忽然同鲜花一般绽放开来,五彩圆环像墙一般向解燕白退去。

解燕白根本没想到还说着话,师兄就会突然向自己动手。他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连气流卡都没发动,更不要提自己的战斗卡片。

圆环停留在他受伤的手臂前,看似轻柔的动作却带来极大的压力。解燕白的头上冒出汗珠,但对方并没有做出后续的动作。

「说实话。」

「……是,还没有完全好。」

米夏青收回了自己的卡片,向后退了一步,将带给解燕白的压力收回。

「对信任的人说出自己现存的实力,不是一件坏事。」

信任的人。听到这四个字,解燕白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五彩的圆环本也只是攻击了他手臂而已,但现在却仿佛是打在心口。

「只有这样,同伴才能够判断你的情况。无论是夸大还是隐瞒,都会对结果造成危害——卡修也是有同伴的,无论你现在是被排挤还是被看不起,成长的路上会找到你能够完全信赖的人。」

解燕白呆呆地听着米夏青的这番话。他知道米夏青的思维一直是非常跳脱的,这些话也未必有更深刻的意义。但即使是这样——

「现在内院已经放假了,你要是不回家的话,过几天跟我去一个地方。」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