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徒][米夏青解燕白 无差]西陵谁望 01

私设多,作者蠢……

稀里糊涂就用了一些地球上大学的日常模式orz

已经放弃治疗了

 

01

 

「米学长好!」

「米学长起得真早啊!」

米夏青回应着学弟学妹们的招呼,身为中达书府府主嫡传的三位弟子之一,他从七岁进入书府后,一直是在各路人马的关注下成长起来。

春天的上甘区风景秀丽,柳树已经开始抽芽,气温连着几天都很稳定。

一年一度的中达书府招生已经开始,这些事本来作为学生是没有资格插手的,不过之前几年,劳昊一直作为府主的代表去招生处看看情况,这两年劳师兄不在,这个担子就推给了三人中年纪最小的米夏青。

中达书府占地数十万平方公里,作为核心学生,米夏青的住所离设立在门口附近的招生处有着几公里的路程。许是刚开学的原因,校园中人流比往日还要多上几分,考虑到用气流卡赶路在校园里显得略招摇,米夏青只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还好没有错过今年的招生。米夏青站在一旁,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与他这种打小被书府养大的嫡系不同,来参加考试的学生清一色的只有十七八岁,正是满怀着期待与梦想的年纪。

米夏青看得很认真,但在四个小时后,他还是感到了些许失望。

今年的新生,没有能够让他眼前一亮的存在。米夏青转头看了看几位考官面上表情,大约也是和自己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比去年平静得多了,没有一点波澜。

 

去年的这个日子,是米夏青第一次作为府主的代表来到招生现场。由于他身份特殊,一直也就是站在一旁笑着看完了全程。考官们自然知道这是府主的得意弟子,如果有亮眼的学生也会暗示他一下,但总的来说这是个清闲的任务。

卡修部和制卡部的考官们已经敲定了名单,米夏青站了四五个小时,深深地体会到每年都要来的劳师兄的感受。

——浪费时间。

美其名曰是为府主以及几位地位高名声响的老师们寻找合适的新生——这些事情完全可以交由担任考官们的老师们做。

看着那些已经确认被录取们的新生们激动而紧张的样子,米夏青将头转向中达书府门口。未能被录取的考生们三三两两垂头丧气地离开,让他看着有些无奈。

向主考官们打了声招呼,米夏青便转身离开。先去向府主汇报一下这次的招生情况,便可以去吃午饭了。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又变得好了些。

中达书府的食宿条件在六大学府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这得益于上甘区的地理位置。在五大华区中,上甘区有着最丰富文化底蕴,富饶的风土滋养出的物候极佳,有着许多适宜食用的植被和鸟兽。京都的联邦综合学府在这方面还能与中达书府一拼,而宗教意味浓厚的苦寂寺和坐落于北方的漠营和霜月寒洲就要远远落后于这里了。

 

「抱歉,学长,能问您个问题吗?」

才走了两步,米夏青便被人从后面叫住了。会不带姓叫自己学长的只有刚招进来的新生吧,米夏青愣了一下,转过身来。

他看到的那双眼睛中带着紧张和期冀。

这种眼神米夏青并不陌生,作为府主的嫡传三弟子之一,他已经在不少学弟学妹,甚至学长学姐身上见到过了。有求于他的人不少,米夏青对这种行为一直抱着略反感的态度。

因此他只是看着这个穿着半新不旧的灰风衣的新生,微微点了点头。

「请问学长……书府里面允许学生在课余时间打零工吗?」

打零工?米夏青愣了一下,自小不缺钱的他用了一秒时间才反应过来这个新生说的是打零工赚钱的意思。他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学弟,衣着打扮穷酸得像是普居区出身,皮肤黝黑,浓眉大眼,不要说是制卡师,这长相拿出去,说是六大出来的卡修,都会有一半的人不信。

这长相在今年的新生里也是极显眼的,米夏青很快地想起来,这新生是主卡修的。测试时他的数据不算惨不忍睹,不过在被录取的新生里也是中等偏下了。

这名新生能被录取,大约是考官看中了他潜在的认真与执着。

普居区出来的学生能进入中达书府不容易……想到这一点,米夏青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错了。这个学弟应该不知道自己是府主的嫡传弟子,只是看到自己作为学生站在考官那边,误以为自己是来打杂的学长。

「打零工啊……」

 

解燕白有些局促不安。他来自一个中等偏下的家庭,在地方的小学校里学过一些卡修的知识,在当地也算是天分不错的学生,但比起接受过正规严谨教育的华区富家子弟来说,还是差得太远。这次被学校推荐来参加中达书府的招生,他根本没想过能被录取,只是抱着体验一下举世闻名的中达书府氛围的想法来到了中达城。

出乎他自己意料,他竟然被这里录取了。兴奋之余,解燕白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恐怕付不起中达书府的学费和生活费。

第一年的费用就要掏空他的积蓄,而依照「穷人的朋友也是穷人」的定律,他根本借不到多少钱。最终他终于想到这个方法,就是不知像自己这样的底层卡修在中达书府能不能找到份工作。

对面的学长迟迟没有答话,解燕白由忐忑转为了羞愧。身为六大学府之一的中达书府,招收的学生怎么会有像自己这样穷到无法保证生活费的?学府中一定是没有这类的职位符合自己的需求,弄得这位学长也很迷惑。

解燕白并没有想到米夏青的不回应,只是在回忆他考试时的表现。若是知道了这一点,说不定他会更抬不起头。

 

「这位学弟,你打零工的目的是什么?」

解燕白听到这个问题,肤色略黑的脸庞涨得通红。在这位陌生的学长面前,他实在是说不出自己只是因为没钱。

米夏青看着对方的反应,普居区出来的新生吗……他掏出怀表看了一下,正是府主休息的时候,倒是不急着去打扰。

「算了,你叫什么名字?」

「学长,我叫解燕白。」见学长没有追问自己的苦处,解燕白松了一口气。

「你是卡修吧,在中达书府,除了课业安排外,日常的修炼不能够落下。剩下的空闲时间才可以去做工,这一点做得到吗?」

从普居区出来的学生对学校的认同感往往要比华区的强,性格上也更能吃苦。米夏青对这个学弟产生了些好奇,以府主嫡传弟子的地位,帮他一把也只是举手之劳。

「学长,我一定能做到!」解燕白之前的打算就是在不耽误课业和修炼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做一些工,从普居区考入六大,他深知自己已经极是幸运。在中达书府,实力是个标杆,放下修炼这种事情他绝不会做。

「解学弟只是低级卡修,又不能全天当班,书府里适合你做的工作不多,恐怕也就是厨房打杂、修剪花园这些劳苦役能塞进去人了。」米夏青思考着书府的各类工作,才意识到刚入学的新生,好像真的做不了什么。

「如果去厨房帮工的话,我可以跟那边说说,让你跟着正式厨佣一起吃饭……工钱的话看厨房那边怎么开,这个我不怎么清楚。」

也就是以后吃饭可以不要钱了?解燕白迅速捕捉到了这个信息。在交完学费后就要穷困潦倒的他,立刻接受了这项工作。

累和苦倒没有关系,把自己介绍去厨房省下饭费,这位学长真是好心人。

「学长,我愿意去厨房帮工!谢谢您,我应该去哪里递交材料吗?」

米夏青摇了摇头。中达书府怎么可能留下本校学生穷得需要去打零工赚钱的正式文件记录。他想了想,掏出一支笔,在随身的笔记本上刷刷写了几行字,撕下来递给这名出身普居区的学弟。

「拿着它去第一食堂的窗口找许师傅——食堂地址知道吧?入学时发的一星幻卡上有。」

 

解燕白接过这张便条,忙不迭地道了谢。这位好心的学长告诉自己他还有事就先走了,剩下他一个人急匆匆地赶往第一食堂。

便条上的落款是「米夏青」三个字,想来便是那位学长的名字。解燕白重复地念了几遍,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能顺手帮自己在厨房里找到个工作的学长,即便是在中达书府的地位也不会低,算得上是核心学员了。自己会对他的名字觉得熟悉,一点也不奇怪。

解燕白不舍得用气流卡,尽管是赶路,但速度也快不起来。他在熟悉着中达书府的地形和建筑方位时,不意间也听到了些其他学生的对话。

或许是对于米夏青这三个字的注意,解燕白捕捉到了这样一句对话。

「米学长在卡修上的造诣越来越高了啊,对了,今天学长不在宿舍?」

「毕竟是府主亲传的弟子,米学长总要去招生办那边看两眼嘛。」

方才那位好心的学长,是府主的……亲传弟子?帮自己介绍打零工……?

解燕白觉得自己不是很能够理解上甘区的贵族们的行为方式了。

 

TBC.

诶一动笔写起来就成了01了我本来想写(上)的(……

评论 ( 18 )
热度 ( 36 )

© 栩阳别赋 | Powered by LOFTER